您的位置:944cc > 944cc天天好彩开奖 > 吴越争霸战争,夫差报仇

吴越争霸战争,夫差报仇

2019-09-17 05:39

越军战鼓大作,这也就没什么保密可言了,在勾践的想象中:现在岸上的吴军应该是被从梦中惊醒的时刻,耳中这等威势,正是心慌意乱之时,也是越军抢滩登陆的最佳时机。

春秋末期,东南地区的新兴强国吴、越为扩张势力,逐鹿中原而进行的争霸战争。周景王元年(公元前544年),吴侵越时所获战俘剌死吴王余祭。周敬王十年(前510年),吴大举攻楚前,为解除后顾之忧,又曾攻越,占领檇李(今浙江嘉兴南。十五年,吴军主力在楚都郢时,越乘机侵入吴境,双方矛盾日趋激化。吴欲争霸中原,必先征服越国,以解除其后方威胁;越欲北进中原,更必先服吴才有可能,因而引起延续二十余年的吴越战争。吴、越地处江南水乡,“以船为车,以楫为马”(《越绝书·记地传》),双方多为水上作战。此时作为水军的“舟师”已成为新的兵种,能独立完成战略、战役任务。吴、越水军有楼船(指挥船)、大翼、中翼、小翼三种主要战舰船及突冒(船首装有冲角)、桥船(轻快战船)等战船。主要战船大翼船长20米,宽2.7米,载乘“战士二十六人,棹(手)五十人,舳舻(手)三人,操长钩矛、斧者(各)四人,吏、仆、射长各一人”,连同船长“凡九十一人”(《太平御览》卷315引《伍子胥水战兵法》)。水战基本方式是先用弩射,再进行接舷战斗,最后登船格斗,有时亦用突冒撞击敌船。 二十四年(公元前496年),吴王阖闾率军攻越,双方主力战于檇李。越以死罪刑徒阵前自刎,乘吴军注意力分散之机发动猛攻,大败吴军。阖闾负伤身死,夫差继位为王。二十六年,越以水军攻吴,战于夫椒(今江苏太湖中洞庭山)。越军战败,主力被歼。吴军乘胜追击,占领越都会稽(今浙江绍兴)。越王勾践率余部5000人被围于会稽山上。勾践请降,吴大臣伍员建议勿许,认为“今不灭越,后必悔之”。夫差因急于北上中原争霸,未采纳伍子胥建议,以越王质吴为条件,许降撤兵(参见《夫椒之战》条)。勾践夫妇为吴王“驾车养马”,执役三年,赢得夫差信任,获释回国。勾践为兴越灭吴,“卧薪尝胆”,发愤图强。其在谋臣文种、范蠡辅佐下,制定了“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的长期战略:在内政上实行发展生产、奖励生育及尊重人才等政策,以安定民生,充裕兵源,收揽人心,巩固团结,从而增强综合国力;在军事上,实行精兵政策,加强训练,严格纪律,以提高战斗力。当时弩已用于作战。战车、战船均“顿于兵弩”,战斗胜败关键又取决于最后之冲锋。勾践聘请精于弓弩射法的陈音教授用弩技术,包括瞄准、连续发射及掌握弩力与箭重最佳比例(拉力一石,箭重一两)等方法,使“军士皆能用弓弩之巧”,聘请善于“剑戟之术”的越女教授“手战”格斗技术,使军士“一人当百,百人当万”。越地民风是“悦兵敢死”,惯于各自为战。为此,勾践反对“匹夫之勇”,强调纪律性,要求作战单位在统一号令下统一战斗行动,以发挥整体作战能力。规定服从指挥者有赏,违犯者“身斩,妻子鬻”。在外交上,针对“吴王兵加于齐晋,而怨结于楚”的情况,采用“亲于齐,深结于晋,阴固于楚,而厚事于吴”的方针(《吴越春秋·勾践归国外传》)。厚事于吴,即效法周文王对商纣王“文伐”之谋略,以非战争手段瓦解、削弱敌人。主要措施有,佯示忠诚,使吴王放松对越戒备,放手北上中原争霸,纵其所欲,助长吴王爱好宫室、女色之欲望,使其大兴土木,耗费国力;并行贿用间,扩大吴统治集团内部矛盾,破坏其团结。施行十年,使得越“荒无遗土,百姓亲附”,国力复兴。越军亦成为一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且“人有致死之心”的精锐部队。吴王夫差在征服越国后,即积极作北进准备。伍员再次建议“定越而后图齐”,认为越是“腹心之病”,而“齐鲁诸侯不过疥癣”之疾。吴王仍未采纳。三十一年(前489年),吴先攻陈(今河南淮阳).以解除其北进时来自侧翼的威胁。三十三年,吴攻鲁,打开进军中原的大门。吴为建立北进战略基地及打通北进军事运输交通线,于三十四年在长江北岸营建了规模宏大的邗城(今江苏扬州),开凿了由今扬州经射阳湖至淮安之邗沟,沟通江、淮水域,并进而与泗、沂、济水联结。三十五年,吴率鲁、邾、郯等国联军由陆上攻齐;派大夫徐承率水军由长江入海,向山东半岛迂回,攻齐侧后。吴水军海上作战失利,陆上联军遂退回(参见吴鲁邾郯攻齐之战)。三十六年,吴再次攻齐,在艾陵(今山东莱芜东北)全歼齐军精锐(参见艾陵之战)。三十八年(前482年),夫差率吴军主力进至黄池(今河南封丘西南),与晋及中原诸侯会盟,“欲霸中国”。此时吴之霸业达于顶点。 当吴王夫差在黄池与晋定公争作盟主时,越王勾践分兵两路攻吴。一部兵力自海入淮,断吴主力回援之路,掩护主力作战;其自率主力直趋吴都,在郊区泓水歼灭迎战之吴军,并乘势攻入吴都。夫差南归,恐因国都失守士气下降及远程奔返造成部队疲惫、决战不利,派人请和。勾践亦以吴军主力未损,不愿进行无把握的决战,遂与吴订和约后撤军。四十二年,吴国发生灾荒。越乘机发动进攻,与迎战吴军在笠泽(在今江苏吴江一带)隔江相峙。越军利用夜暗,以两翼佯渡诱使吴军分兵,然后集中精锐,实施敌前潜渡、中间突破,并连续进攻,扩大战果,创造了中国战争史上较早的河川进攻的成功战例(参见笠泽之战)。笠泽之战后,吴、越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变化,越已占有绝对优势。周元王元年(前475年),越再度攻吴。吴军无力迎战,据都城防守。越于吴都西南郊筑城,谋长期围困。吴数次遣使请和,均遭越拒绝。三年,城破,夫差自杀,吴亡(参见《越灭吴之战》条)。勾践率军“北渡江淮,与齐、晋诸侯会于徐州”。周元王封勾践为伯。“越兵横行于江淮东,诸侯毕贺,号称霸王”(《史记·越王勾践世家》),越终于成为春秋时期的最后一任霸主。吴王夫差不听伍员之言,养虎为患,终遭灭国。而越王勾践则卧薪尝胆,养精蓄锐,并听取谋臣文种、范蠡之言,主要靠谋略制胜;亲齐、结晋、联楚的外交策略,在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说明春秋末期的战争,已发展为智战。当时人即认为“夫战,智为始,仁次之,勇次之。”(《国语·吴语》记楚将申包胥言)战争中还出现了早期入海远航作战及河川进攻等新的作战方法。<

11.夫差报仇

进入夫、椒之间水道的越军战船现在随着战鼓的指挥分为两列,同时开始按照岸上的火光信号分头抢滩,此水道现在是东北西南相向,约莫有一半战船可以扬帆增加船速,近似侧转航行吧。

吴王阖闾狼狈的退回了吴都,心里很是窝火,想不到在军事上比越国强多了的吴国竟然败给了弱小的越国,而且还是败在了刚刚继位根基还未稳老越王允常那愣头青儿子身上,而且自己的腿也受了箭伤,真是越想越气,最后气得伤口流脓而导致发炎还感染了细菌。

勾践的指挥船位于水道正中,从此两面眺望,可以观察登陆战况,当然,现在是什么也看不到的,但等到越军登陆之后就不同了,勾践可以根据火光判断战势,用战鼓给予指挥。

这下可真是要命了,吴王阖闾的伤势还真是越来越严重了,眼看着就要奄奄一息了,他也知道自己快不行了,于是命人把他儿子叫来交代一下遗言。

现在勾践的眼中也不是漆黑一片:两面的陆地都出现了不等的零星光点,无疑,那是惊慌失措的吴军在举起火把乱窜。

阖闾有气无力的对夫差说:“我快不行了,我准备把王位传给你,你一定不要忘了你的杀父仇人啊!”

勾践前后望去:夜沉沉,雾霭霭,月朦胧,水朦胧,;侧耳细听:风呼啸,浪打浪,鸬鹚掠水,夜枭凄厉!

  夫差悲伤的答道:“我不会忘记的,我会每天都会让人提醒自己的。”

只是有一点不安:没有聆听到预计中的吴军战鼓。

    阖闾听完儿子的回答,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许多,于是抓着夫差的手说:“好,好……,然后两腿一蹬就闭眼了。”

只是有一点不顺:抢滩登陆的越军船只大量搁浅。

夫差为了给他老子报仇,一继位就开始努力操练士兵,还命人每天都提醒自己不要忘了自己的杀父仇人。

这定是侦查水道的走舸工作不细所致,要给予严惩也是战后的事,现在只能命令士兵涉水泅渡登陆了。

    就这样经过了两年的努力,吴国已经做好了攻打越国的准备了,夫差便开始了对越国发兵以报杀父之仇的行动。

随着指挥船的鼓点一变,军纪严明的越军开始了有秩序的跳水运动,所幸越军士兵自幼摸爬滚打于水中,虽然着甲持械,却也性命无忧,一霎时,太湖水中,如同煮水饺一般,尽是沉浮涌动的越军头盔。

  越国方面也同样收到了吴国要对越国发兵的消息。

虽地处江南,但江南的初春也是寒气犹在,再加北风送冷,越军中还是有不少体质相对稍弱的士兵给受冷抽筋溺毙于水中。

越王勾践自上次槜李之战把吴国打败后就没把吴国放眼里了。因为经过了两年的修生养息,越国生活水平提高了,军事方面也比以前强大了,所以越王觉得这仗得打,而且要先发制人,不能让吴军牵着鼻子走。

登上夫椒陆地的士兵也好不到哪儿去,出水才见两腿抖,浑身透湿,内外如冰,几乎令人手中握不住兵器,是先寻敌血拼?还是先避风烤火?

范蠡就对勾践劝道:“大王,这仗咱们不能打,我觉得只能以防守为主才是上策。”

烤火肯定是奢望,背后战鼓咚咚,号角连连,剑光血气催征人,春风送冷冻战士,跑起来吧――运动能驱寒!

    勾践:“为什么不能打呢,你看看人家都准备打过来,难道要我们在这里等着挨打吗?”

这些,指挥船中的勾践体会不到,勾践眼中:点点火炬如星,已经开始向吴军的滩头战地纵深蔓延,看来吴军的抵抗微不足道。

    范蠡回答到:“现在咱们的国力还没人家一半强呢,怎么可能会打得过人家呢?虽然你这是想趁人家还没来打你,你想来个先发制人,但是你看人家那是准备了两年,操练了两年,而我们呢,兵少不说,钱更不多粮也不足,天时地利人和没一样沾边的,还不如就守住自己地盘再说,只有防守才是对我们最有利的啊。”

于是果断下令:除了留守船只的士兵、负责警戒的战船,全军下水,抓住战机,扩大战果,一举拿下夫椒!

勾践不耐烦的说道:“好了,不用再说了,我已决定来个先发制人。”

大量的越军士兵水淋淋的涌上了夫椒滩头,所遇到的,哪里是什么微不足道?开战至今,还没有遇到任何抵抗,还没看见一个吴军士兵,最大的敌人是冰冷的湖水,刺骨的寒风!

    范蠡见劝不住勾践也只得罢了。

主帅胸中激动,心头如火;士兵浑身寒战,遍体如冰。

越军来到了夫椒这个地方和吴军交战,这次吴军的指挥官是伍子胥,而越国则是由勾践亲自做总指挥。伍子胥指挥吴军深入诱敌,而勾践由于带兵指挥打仗的经验不足,又不肯听大将军的劝告,所以越军被打得哭爹喊娘的,一路被吴军追着打。越军被打得东奔西窜的,有的部队还被打得找不到北了。

就在越军将士水火交融、寒热交替之际,夫椒岸上的吴军有动作了:勾践的眼中,极远处出现了大量火光,而且是移动迅捷的火点,瞬间化为流行般的火线,勾践知道,那是吴军射出的点火箭簇,在射向自己的士兵!

留在越国都城平阳的文种听说越军被吴军打跑了,马上集结人马赶来救驾。勾践见到文种带着人马来到,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不过还没完全缓过气来,下面的士兵来报说吴军又追上来了。

大量的火箭照亮了大片的越军,越军士兵藏无可藏,避无可避,一切暴露无遗,可是敌人在哪里?在暗处,登陆越军的处境是挨打无法还手,岸上的士兵没有人心中不明白:吴军有备,夫椒是个陷阱!

    范蠡对勾践说:“大王你先撤退,我和文种大人留下来阻挡吴军。”

陷阱中的猎物就是自己!

    越王这下已经没了主意,只想尽快走远点,他是一秒都不想呆在这里了

勇士也怕遇到这种情景,面对劈头盖脸的箭矢,却不能施展自己的任何武艺,身边的战友接二连三惨呼栽倒,一箭致命的还好,那受伤的就更惨了,转眼之间就会再受第二次、第三次箭伤,坐地长嚎的有,满地打滚的有,转身再跳入湖中的有,侥幸全身无伤的士兵能不心慌?

关键的是,这种态势还无力改变,这势头看来是肯定会持续到天亮,不,天亮也不会有什么逆转,那时视线清晰,越军的处境将更为不堪!看来要持续到越军全部毙命为止。

不少聪明的士兵开始暗骂自己的主帅:怎么把自己向人家陷阱中驱赶?

其实,夫椒只是陷阱的一部分,吴军布置的陷阱要大得多,这点,指挥船上的勾践似乎已经清楚了:十里宽的水道,前后火光陡起,眼见是无数吴军战船封锁住了去路,切断了归途,五万越军被关进了一个水上大囚笼!

夫、椒两岛,只是囚笼的两壁,是这个大囚笼的一部分。

勾践紧急传令鸣金,先集结跳入水中的士兵上船再说,战事将向何处发展?大败是没有什么疑问了,问题是能脱身否?

天空还是那么暗,北风还是那么烈,乌云还是那么低,湖水还是那么凉。

唯有点点星火,看似已经燎原,岸上水面,火光已经连成一片,进无生路,退无畅途,夫椒不是肥肉,是肥肉下面的砧板;夫椒水道成了一个大风箱,越军成了风箱中的老鼠。

本文由944cc发布于944cc天天好彩开奖,转载请注明出处:吴越争霸战争,夫差报仇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