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44cc > 考古专栏 > 吴刀斩蛟龙,吴兴斩蛟龙

吴刀斩蛟龙,吴兴斩蛟龙

2019-09-22 02:12

“吴刀斩蛟龙”,也称“吴兴斗孽龙”“吴兴杀恶蛟”,典故来自莆阳民间关于吴兴斩蛟龙的悲壮史话,喻壮士为民除害,以身殉职,感人至深。

唐初莆田还未然开发,兴化平原海水漫漫,直逼到南山脚下,莆阳是一片咸地,四处蒲草丛生。发源于仙游钟山的延寿溪,汇九鲤湖、茗溪、长岭溪、蔡塘溪及渔沧溪渚水,经东圳、下郑、出杜塘,趋入海,滚滚东流,一泻千里。

莆田县的吴刀、漏头和城厢区的赤溪、吴公等地名的来由,都与吴兴斩蛟龙的民间传说有密切相关的,其地名均出自其传说。

据说,唐安史之乱后,黄河流域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军阀混战,造成人口众多南移,其中一部分来到莆仙一带,成当地子民。被称为“长官”的吴兴就是来莆者,他先在延寿古峰设馆教徒,后去仙游山区学道,练得一身好武艺。相传其为人勇敢厚道乐于助人。善于为闾里办实事好事。

从河南来到莆田避难的吴兴,择居华岩山下洋西洋,先在延寿古峰教馆,后到仙游兴角山学道,练得一身武艺,决心报效闾里。他倾尽家资,兴修水利,带领百姓筑长堤,遏海潮,填海造田,开发北洋,于杜塘附近垒石构筑延寿陂,引溪水南入沙塘坂;又凿渠引水,开沟排洪,流经溪白、洞湖、后卓、漏头、泰叶庄等村,灌溉万亩良田;于平原地带开挖沟渠60多条,引水南流到芦浦、陈墩各村,筑涵洞、陡门,以减缓水势,时称“北洋水利工程”。百姓感念他为民造福,尊称他为“吴长官”,朝廷封他为屯田员外郎。

唐建中年间(约780至783年),当时北洋平原尚未形成,邑人吴兴在城北七里之处渡塘填海为田,筑堤以御潮水,并在延寿溪筑陂引水灌溉田地。建陂是一项艰巨的工程,在当时封建社会科技不发达的年代,其工程难度可想而知,必须具有顽强的战斗精神,与咆哮不羁的溪洪作斗争,才能完成筑陂工程。吴兴建造延寿陂当然也遇到许多困难。后人因吴兴修水利有功,怀念他的功德,把他与洪水作斗争的事编撰了不少有关吴兴建陂斩蛟龙的传说,一直流传至今。

当时木兰溪下游两岸还是一片海滩,蒲草丛生。唐中宗神龙元年吴兴根据实际,提倡兴修水利,化荡为田。他倾尽家资,先带领百姓在木兰溪支流延寿溪畔“塍海为田”,在杜塘筑堤挡潮汐,围海垦荒,扩大农耕。接着,带领百姓,筑延寿陂。明《兴化府志》称“唐吴兴筑延寿陂,专为灌溉平洋”,清《福建通志》记“兴捐资于城北七里杜塘垒石筑陂”。于是“分水北注”,开大小沟渠60多条,“以导其流,以杀其势”,这样就扩大并灌溉农田万余顷。时称为北洋水利工程,这是兴化人民开发北洋平原的开始,也是华夏最早的海涂围垦工程之一。大家感激吴兴的功德,尊敬他为“吴公长官”,朝廷封他为屯田员外郎。

唐中宗景龙三年八月初,暴风雨袭击兴化大地,延寿溪上游山洪暴发,陂下游海潮顶托,滔天巨浪冲击陂坝堤防,延寿陂面垮塌崩坏危险。杜塘一带,陂堤崩溃多处,屡修屡坏。吴兴沿堤巡察,心急如焚。他意识到这是水中蛟龙在兴风作浪,妄图掀掉大陂,继续祸害百姓;心想乡亲多年血汗,岂能毁于一旦!不禁怒火中烧,气冲斗牛,发誓斩杀恶蛟孽龙,为民除害。

据传说,吴兴在发动百姓建延寿陂时,延寿溪中有一条蛟龙,时常兴风作浪干扰破坏筑陂工程。它翻滚巨浪把即将完成的工程毁于一旦。吴兴与百姓眼看用血汗筑成的陂坝屡被摧毁,人人伤心不已!吴兴更加焦急,妖孽不除,陂难建成!他下定决心与蛟龙一决死战。

唐中宗景龙三年八月初,连日狂风骤雨袭击莆阳一带,延寿溪上游山洪暴发,延寿陂面临冲毁危险。有的溪堤已经崩塌,屡修屡溃。吴长官沿堤查巡,溪洪波涛滚滚,其心火烧火燎。他觉得这是溪中孽龙在兴妖作怪兴风作浪,妄图摧垮大陂、毁坏村庄。他想这一来乡亲们多年来筑陂的血汗将白流,下游百姓将遭殃。于是怒上心来,气壮如牛,决心斗败凶蛟,为民除恶保平安。

只见吴兴身披铠甲,手持宝刀,力排父老的劝解和拦阻,毅然跃入陂下深潭,拨开重重恶浪,与蛟龙展开了殊死决战。一时间,潭中水花飞溅,岸上人声鼎沸,呐喊助威,战鼓如雷;人蛟搏斗,一上一下,一沉一浮,激战了几十个回合,不分胜负。吴兴已是遍体鳞伤,精疲力竭。正在陂坝上奋势助战的吴兴胞妹吴媛,眼疾手快,搭起箭弓,施展道法,以神针射中龙目。蛟龙受伤,抖首甩尾之际,吴兴蛟紧牙关,拼尽全力,手起刀落,一举劈下了龙头!顿时风平浪静,空中雾散云开,岸上掌声四起,人群欢呼雀跃。延寿陂终于保住了,但吴兴却因身负重伤,心力交瘁,与蛟龙同归于尽,沉入溪底!时为公元709年8月5日。

一日,蛟龙又在兴波作浪猛袭陂身。吴兴忍无可忍,愤恨之余手提宝刀纵身跳下溪流,与蛟龙进行殊死的搏斗。吴兴以坚强毅力、顽强的精神与蛟龙大战几十回合。蛟龙已失去原来的淫威,招架不住了。它跃出水面时,吴兴奋力举刀向蛟龙身上砍去,鲜血直流。但无伤其要害,它仍在作最后挣扎。孽畜兽性大发猛向吴兴扑去。他逃闪一旁免受伤害。吴兴怒气冲天倾尽全身之力,举刀对蛟龙头部劈去。它不及逃避刀到头落。吴兴斩了蛟龙。这时他也精疲力尽支撑不住了,丧身溪洪。蛟龙除后,延寿陂顺利建成。

决心一下,志在必得。吴兴立即身披铠甲,手提大刀,力排劝阻,毅然对准孽龙跳进深潭,拨开重重恶浪,与孽龙展开殊死决斗。

乡亲们四出查寻,找到了吴兴尸体,把他厚葬人人失声痛哭,涕泪交流不止!大家把吴兴斩龙之处称为“吴公潭”,焚香祭拜,悲恸欲绝!

蛟龙头被斩掉,身上多处刀伤,鲜血染红了延寿溪水。血红的溪水一直往下游流着,成了一条赤色的溪流,人就把它称为赤溪。以后把血红的溪水流到尽头的地方叫赤溪。此地就是今天的城郊乡畅林村赤溪。吴兴与蛟龙搏斗殉难后,他的宝刀被溪水冲走流到下游某地。后人为纪念吴兴就把该地称为“吴刀”,如今群众还是如此称呼,即现在的西天尾镇吴江村。蛟龙的头被吴兴斩掉流到汀渚邻村附近一山坡下,此地后人称为漏头(掉头之意,今属的梧塘镇)吴兴斩蛟龙的地方,在今泗华陂下游,潭深水清,人称“吴公潭”。近潭的南边地名叫“吴公”,今属龙桥村。以前,“吴公”是水运小码头,山区常太的柴草在此集散,通过沟船、溪船运往南北洋各地。宋大观三年,邑人为纪念吴兴修建水利工程有功,就在“吴公”建庙奉祀,称为吴兴庙。今庙已废。

一时间,人蛟相斗,孽龙张牙舞爪,吴兴刀起刀落,猛砍猛杀,两相一前一后,一上一下,一伸一闪,一沉一浮,潭中水花飞溅,岸上杀声四起。双方激战几十个回合,难分胜负,斗成一团,水涡旋转,吴兴已是双眼冒星,遍体鳞伤。庆幸的是,火借风势,人借威势。这时正在堤上助威的吴兴胞妹吴媛,眼疾手快,神速拉弓搭箭,一箭竟击中龙的眼睛。恶龙受之重创,气焰被杀,立即头歪斜尾下垂。吴兴见势奋起,猛咬牙、鼓冲劲、费全力,手起刀落,终一刀砍下了龙首,龙血直涌,恶龙就像一条巨大死蟒,逐渐沉下。顷刻风平浪静,云散雾开,岸上掌声雷鸣,欢呼声惊天动地。延寿陂终于保住了。

恶蛟被吴兴暂杀之后,龙血染红了下游的溪水,沿畅山、溪头一带,一直流淌三里之遥;里人称这一每河道为“赤溪”。三日之后,人们在八里之外的东方泥淖中,发现了吴兴斩龙的大刀,就把那个地方叫做“吴刀”;龙头随水漂流了十余里,搁浅在溪岸边,人们把该处称为“流头”,当地村庄遂以方言谐音名叫“漏头”。这些地名都沿用至今。

此上多处地名一直沿袭至今,其名均无改变。

但吴兴因重伤过度,流血不止,结果与蛟龙同归于尽,沉入溪中。几位年轻力壮的乡亲不约而同跳进激流,奋力寻救,终捞到其尸,进行厚葬。乡亲们男女老少皆为之痛哭流涕、悲恸欲绝。

为了纪念吴兴的功德,后人于唐德宗建中年间在吴公潭东岸的福平山南麓,建立“吴长官庙”,俗称“吴公祠”、“吴兴庙”,让子孙世代奉祀海水英雄吴兴。(口述:魏家明 整理:黄秀峰)

为了纪念这位功高如山的斩蛟英雄,后人于吴公潭东,建了“吴公祠”,清《福建坛庙志·莆田》载:“时有蛟龙数溃堤,兴持刀入水斩蛟,与蛟俱毙,乡人立祠祀之”。宋徽宗大观三年,皇帝赐额为“孚应庙”,文革中毁,文革后又修建,立于吴山,也名吴兴纪念馆。殿联为“塍海为田功垂千古,堰溪成渠德泽万民”;柱联为“吴公刀斩蛟龙首,兴郡名扬壮士功”。可谓彪炳千秋。

当地一些地名,也皆与这悲壮传说有关。据说,孽龙被吴兴斩后,龙血染红了下游溪水,故这一段地名称“赤溪”;斩龙的大刀落处,称“吴刀”;发现蛟龙头的地方称“流头”,因方言“流头”与“漏头”谐音,故称之。地名一直沿用至今,民间念念不忘。□林闻功

本文由944cc发布于考古专栏,转载请注明出处:吴刀斩蛟龙,吴兴斩蛟龙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