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44cc > 世界历史 > 在古代状元有多难考,明成祖朱棣相砚识状元

在古代状元有多难考,明成祖朱棣相砚识状元

2019-10-06 03:49

初春三月,大明帝京金陵,路过四年靖难之役的明成祖朱棣,终于登天主王宝座。初登大宝、百废待兴,朱棣决定开设恩科,海选全国良才。 四月十六就是殿试开始之日,各州府县推荐的一千多名举子齐聚金陵。都城中的十几家客栈为了招揽交易,争夺举子入住的商战打得如火如荼。 金陵城中最大的客栈高升客栈,自然也不甘掉队。这天,高升的老板钱老广正为没有好的揽客点子急得团团转,对面大街上突然传来喀喀喀敲击卜卦竹板的声音,钱老广心头一亮,立马备了大礼,坐着马车,来到了狗儿胡同刘铁口家。神相刘铁口独眼黑须,圆圆的脑壳大出凡人一倍。他在金陵城中但是赫赫有名的人物,被誉为都城第一铁口神相。 当初刘铁口也是一潦倒举子,因殿试未中,无颜归家,在高升客栈生了场大病,亏得钱老广帮他请医问药,才捡回一条命。可这场病后,刘铁口就被 高烧烧坏了一只眼睛,他也索性断了科考动机,这 些年一直在金陵城中靠给人相面度日。未曾想,他 相面还相得奇准,很快声名远扬,十几年后,他已经 在铁狮子胡同安家落户,娶妻生子了。 刘铁口听了钱老广的请求,呵呵笑道:不就是 给住在高升客栈中的举子们免费看相吗?这点小 事,您定心好了! 刘铁口声名在外,加入殿试的举子们据说入住斑升客栈,就可得高人指点,都纷纷跑到钱老广这里预定房间。不出半月,高升客栈的三百多个房间就被抢住一空。 钱老广为了稳住举子们,就叫刘铁口每日只相十人。这天,刘铁口正在看相,就听客栈天井里有人嚷道:黄先生,您测字太准了,帮我看看,我今年可否高中? 那举子话音未落,就听一男子道:测金一两,不准退款,莫抢莫抢! 刘铁口一听高升客栈中又来了一位同行,立即走出客房一看,只见天井正中放着一张八仙桌,桌边高背椅里端坐着一个中年人,这人身穿白袍,头戴儒巾,一双眼睛,凌厉逼人。 刘铁口相面的幌子已经挂在了高升客栈门口,这姓黄的跑这来搅局,分明是不把他刘铁口放在眼里。刘铁口正要发话,钱老广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咣地一敲八仙桌子,对测字师道:谁叫你在这里摆摊测字的?走,快走! 没想到这黄先生却哼一声道:不论名声巨细,能者为师,莫非有他刘铁口在,就不许别人测字不成?只要举子们一人给我写上一字,我就能测出他们今年殿试可否高中! 人住斑升客栈的举子共有三百多名,他们早就对刘铁口一天只看十人的臭规矩不满。听到黄测师打的保票,一百多名喜欢凑热闹的举子们呼啦一声,将他的八仙桌子团团围住,纷纷嚷着要测问前途。 刘铁口也想一探虚实,他对钱老广一摆手道:好,既然黄先生如此有信心,就叫大家一人写一字测测。 钱老广一见刘铁口点头,也乐得顺水推舟。他命店员取来一沓白纸,叫举子们在纸上各写了一个字。不大一会儿,一百多张纸就交到了黄测师手中。黄测师草草看了一下,就把这沓纸啪地全扔到了桌上,然后用不屑的语气道:测字不留情,留情不测字,列位恕黄某人嘴冷,写字的这些举子恐怕都与金榜前十名无缘! 这些测字的举子们好像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一个个都愣住了,忽然,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不准,不准,仍是刘铁口相得准! 刘铁口摆手制止了众举子的喧哗,回头对钱老广道:仍是请钱老板辛苦一下吧!刘铁口的意思是叫钱老广带着店员,敲开两百多名闭门苦读的举子房门,叫他们一人写一字,然后送下来再给黄先生看看。 也就一炷香的时间,两百多张写着墨字的纸就被店员们送到黄先生手里。 路过黄测师的挑选,有三张纸最后被挑选了出来。那三张纸背面,分别写着三个人名即墨县管仁合、楚雄关名士邵千秋和蜀中才子应天鼐。 这三个闭门苦读的举子被请下楼来,看着这三人鹤立鸡群的样子,那些嚷着黄测师测字不准的举子们也哑巴了。 刘铁口逼问道:黄先生,可他们谁是探花、榜眼,谁又是状元呢? 黄测师对刘铁口一抱拳道:我虽然已经算出这三位举子必定高中鼎甲前三名,但是金榜上的排序,却要他们各自再写一字才知道! 应天鼐个不高,但是豹头环眼,气定神足。他想了想,提笔写了一个利字。然后抱拳说道:请黄先生给学生测一下!黄测师点了点头说:你应该是第三名探花郎! 这个利字一边是禾苗的禾,一边是一把立刀,应天鼐为什么写出了一个利字就排在了第三名呢?其实道理也很简单,应天鼐写字求测,谈起预测,都离不开《易经》,《易经》上写着元亨利贞。元是第一,利排在第三位,这就已经说明应天鼐在金榜上的排序了! 管仁合高高瘦瘦,他也以为这测字游戏挺有意思,他想了想,也提笔写了个利字。然后抱拳道:黄先生,请见教! 邵千秋见前两人写的都是利字,他也乐得从众,一个利字写得龙飞凤舞。 黄测师看完两个相同的字道:管仁合应屈居榜眼,而邵千秋绝对是本届殿试的状元! 黄测师见众举子不信,又道:本测师将从两方面给大家诠释我的结论! 先看他们的名字管仁合。古语说得好: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怎么看,地利的利字都排在中间。可推断管仁合为状元和探花之间的榜眼。而邵千秋的名字更好诠释利在千秋。利字排在最前面,邵千秋自然就是状元。 刘铁口皱眉道:这套用《易经》、俗语和成语的诠释,只能说是很勉强! 黄测师面不改色,继续道:列位举子再看应天鼐写的这个利字右边的立刀太小,与左边稻禾的禾不匹配,换句话说刀小难于割倒旁边成熟的稻禾;邵千秋写的这个利字左右字形协助得度,右边的立刀不大不小,正好可以割倒左边的稻禾。而邵千秋写的利字旁边的立刀够大,割倒稻禾,取得功名应该不费吹灰之力了! 刘铁口嘿嘿耻笑道:一个举子十年寒窗,从写的字就能看出其学问,你通过度析他们写字的功力,再断定他们是否能鱼跃龙门的措施我也会! 黄测师冷笑道:那就请不佩服的刘先生也测一测? 我测的结论和黄先生区别!刘铁口道,应举子提笔写了一个‘利’字,这就说明他做官做人历历在目的都是利益;而邵千秋和管仁合人云亦云,没有主见,亦非治国大才! 黄测师听刘铁口说完,先是一愣,然后讪笑:夸夸其谈,难道刘先生已经黔驴之技? 刘铁口吻得一跺脚:请钱老板派人把举子们的砚台都拿到天井中,然后摆成一排,刘某不用相人,只要看看砚台,就能知道他们谁能高中鼎甲! 客店中的举子听完相砚定鼎之说,不由议论纷纷。钱老广也愣住了,这刘铁口相面确实有一套,可是单看一方方冰凉砚台,就知砚台主人可否高中,这也太不靠谱了! 为稳妥起见,钱老广将刘铁口拉到一边,低声道:刘先生,您真有把握? 没有金刚钻,谁敢揽那瓷器活?刘家家传的就是做砚手艺,相砚那但是刘铁口压箱底的绝活!钱老广一见刘铁口胸有成竹,急忙派店员去准备,半个时辰后,高升客栈里住的三百名举子的砚台就被悉数取来,放在客栈天井里,摆成了一字长蛇阵。 刘铁口站在砚台前,好一番挑拣,最后取出三方道:这三块砚台是哪三位举子的? 这三方砚台的主人分别是梅县的朱萧、南平镇的黄骅和瓦桥关的侯金刚。 黄测师还觉得刘铁口的相砚之术有多神秘,他一看被挑出的三方砚台,马上噗嗤笑了。 梅县的朱萧面色如蟹黄,他用的是一块极平凡的黑石砚台。南平镇的黄骅扫帚眉,大嘴巴,他用的砚台更不起眼,就跟霜打的老茄子一样,灰不溜秋,丑得出奇。而体壮如牛的侯金刚用的砚台更诡异,竟是一块重达百斤的铜砚台。 刘铁口见黄测师讥笑自己,便指着砚台诠释道,朱萧用的那块黑石砚台虽然极为平凡,但是质地坚硬如铁,路过他好多年的研磨,已经凹下去一个大坑。不用想,在这些学子当中,朱萧用功为第一。 瓦桥关的侯金刚用的是一块一百多斤的铜砚台,这铜砚台不但可以研墨写字,更是他的独门兵刃,不用想侯金刚是勇力第一。 而黄骅用的砚台看着不起眼,可那是一块名砚,上面还刻着前朝宰相邱问道的提款赠门生黄骅。很显然,黄骅是邱问道的学生,邱问道才高八斗,他的学生自然也差不离! 黄测师见刘铁口说完,道:那么他们三个谁才是真正的状元呢? 刘铁口想了想说道:假如我剖析得良好,这三个人都应是状元之才! 殿试只能有一位状元,刘铁口竟说他们都是状元,这也太好笑了。 黄测师笑罢道:今天列位举子作证,十天后,殿试榜单发布,孰对孰错必见分晓! 刘铁口想都没想就说道:假如本人算错,在座的列位举子都可去砸我的招牌! 一眨眼,殿试开榜时间就到了,邵千秋果真高登榜首,成了状元,管仁合是榜眼,应天鼐是探花。朱萧只考中了第八名进士,黄骅第23名,而侯金刚竞考到了百名之外。 显然,刘铁口错了!面临讥笑之声,刘铁口面如关公,闭门不出,再不敢给人相面算命。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一年过去,幽谷关的总兵裴大虎因为剥削军饷事发,朝廷意欲降罪,裴大虎为了保命,举起了废帝大旗,在幽谷关领兵造**了。 朱棣手下不乏能征善战的将军,但是他们不是镇守边关,就是在外地剿匪灭贼,想要起一支戎马征剿裴大虎,朝中一时没有可用之将。 朱棣前思后想,决定再开一武举恩科。胜出的武状元任扫平幽谷关的元帅。 别看侯金刚文笔非其所长,可他把那块铜砚台当做独门兵刃,竟然横扫全国的武举子,最后成为扫贼的元帅。 清剿裴大虎,必需出师有名。朱棣命手下的文臣们各写一篇剿匪檄文。 朱棣的圣旨颁下,满朝文官和翰林院学士们苦苦琢磨,三天后,檄文写出六十多篇,朱棣一一看过,最后仍是朱萧的胜出。 檄文写出后,派谁送去呢?送檄文的任务但是九死平生。没想到,竟是黄骅挺身而出。 黄骅手捧檄文来到幽谷关,对着裴大虎声色俱厉地一宣读,裴大虎听到一半,身上的盗汗就湿透了衣服。黄骅刚把榜文读完,穷凶极恶的裴大虎一脚踢翻了帅案,大叫道:杀,杀,把这个黄骅给我乱刀砍了! 面临冷森森的钢刀,黄骅镇定自若,他大声道:圣上命我为幽谷关的将士带来口旨首恶必办,胁从不究,尔等速速投降,不然天兵一到,幽谷关必将灰飞烟灭! 裴大虎见手下犹豫不前,他猛地抽出刀,冲上前,一刀削下了黄骅的人头,鲜血喷溅中,黄骅的尸身却屹立不倒! 侯金刚领着手下的明兵围住了幽谷关,裴大虎闭关怯战,眼看着城内的粮食告罄,城中饥饿的兵将们咆哮一声,杀进了帅府,最后裴大虎被乱刀砍死,幽谷关的兵变终告平息。 朱棣论功行赏,追封黄骅为孤忠侯,忠心第一。朱萧升为吏部尚书,笔力第一,侯金刚被封为镇国侯,勇力第一。 朱棣封完这三人的官职,不由顿悟,三个第一不就是三个状元吗!不管怎么说,这三个第一都是货真价实,可比那些光会摇笔杆子的书白痴强多了。 高升客栈中的那个黄先生本来就是朱棣所扮。为了考查加入殿试的举子们的学识,他化身为测字先生,挨家到各客栈为举子们测算前途。其实谁是状元,还不是他帝王说了算?当初他还讥笑刘铁口蚍蜉撼树,今日才知道自己对于人才的理解,实在褊狭。 朱棣很智慧,他可从三个举子写字的功力,推出他们的学识与造诣。但他没想到的是那些用眼睛能看到的东西都只是表象。古话说得好,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紧要关头,谁是可用之才,才会一目了然。 朱棣准备亲自去狗儿胡同一趟,他要亲自向刘铁口去请教相人识士之策,他还要封刘铁口一个名号,那个名号就是铁口状元!

朱棣相砚识状元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状元”,是一个特产于中国古代的词语,在科举制度诞生之后,状元就成为了很多读书人奋斗的目标,但是,状元毕竟只有一个,不是人人都能够考中的。在现代,虽然每年总会出现各式各样的“状元”,但是和古人一比,含金量实在是大大下跌,你知道在古代考个状元有多难吗?接下来就随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早春三月,大明帝京金陵,经过四年“靖难之役”的明成祖朱棣,终于登上皇帝宝座。初登大宝、百废待兴,朱棣决定开设恩科,海选天下良才。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

四月十六就是殿试开始之日,各州府县推荐的一千多名举子齐聚金陵。京城中的十几家客栈为了招揽生意,争夺举子入住的商战打得如火如荼。

状元是中国的特产,是我国古代科举制度诸多名词中最为炫耀的一个。古代考状元并非易事,要经过童生、院试、乡试、会试、殿试五个阶段。殿试通常由皇帝钦命大臣主持。第一名则为状元,第二名为榜眼,第三名为探花;合格者皆为进士。在“学而优则仕”的年代,封建社会的文人都把考状元作为跻身仕途的唯一途径。

金陵城中最大的客栈高升客栈,自然也不甘落后。这天,高升的老板钱老广正为没有好的揽客点子急得团团转,对面大街上忽然传来“喀喀喀”敲击卜卦竹板的声音,钱老广心头一亮,立马备了大礼,坐着马车,来到了狗儿胡同刘铁口家。神相刘铁口独眼黑须,圆圆的脑袋大出常人一倍。他在金陵城中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被誉为“京城第一铁口神相”。

科举制始于隋,确立于唐,完备于宋。第一个状元是唐武德五年的孙伏伽,最后一个状元是清光绪三十年的刘春霖。在1282年间,历史有名有姓记载的,历代共选拔了文状元654名,武状元185名。整整绵延存在了1300周年,在国内外有着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当初刘铁口也是一落魄举子,因殿试未中,无颜归家,在高升客栈生了场大病,幸亏钱老广帮他请医问药,才捡回一条命。可这场病后,刘铁口就被 高烧烧坏了一只眼睛,他也索性断了科考念头,这 些年一直在金陵城中靠给人相面度日。不曾想,他 相面还相得奇准,很快声名远扬,十几年后,他已经 在铁狮子胡同安家落户,娶妻生子了。

金榜题名、独占鳌头,是每个读书人的终极梦想,但你可知道,想要考取状元郎究竟有多难?

刘铁口听了钱老广的请求,呵呵笑道:“不就是 给住在高升客栈中的举子们免费看相吗?这点小 事,您放心好了!”

首先,你至少得出生在一个中产之家(古代供一个人读书也是很花钱的好吧~);只有家境尚可才有余钱、余粮供孩子读书,如果真的饔飧不继,全家挨饿不说,没钱给先生也没人愿教你啊;除非你运气不是一般的牛逼,遇到了一个好的私塾,一个好的启蒙老师,再加上自己刻苦用功,那么你就可以踏上科举考试的漫漫征程了。

刘铁口声名在外,参加殿试的举子们听说入住高升客栈,就可得高人指点,都纷纷跑到钱老广这里预定房间。不出半月,高升客栈的三百多个房间就被抢住一空。

进京赶考 = 超强自虐旅行,恭喜恭喜~你终于可以准备进京赶考啦~

钱老广为了稳住举子们,就叫刘铁口每天只相十人。这天,刘铁口正在看相,就听客栈天井里有人嚷道:“黄先生,您测字太准了,帮我看看,我今年能否高中?”

会试一般是在乡试的第二年举行,所以处于边缘地区的你必须一得到消息就立马收拾收拾向帝都进发,否则错过时间又得等上三年。你得准备什么呢?

那举子话音未落,就听一男子道:“测金一两,不准退款,莫抢莫抢!”

1.充足的银子

刘铁口一听高升客栈中又来了一位同行,连忙走出客房一看,只见天井正中放着一张八仙桌,桌边高背椅里端坐着一个中年人,这人身穿白袍,头戴儒巾,一双眼睛,凌厉逼人。

进京赶考可是考验财力的时候,一般人家哪有钱让你穿越大半个国家,历时一年多,跋山涉水几千公里去参加一个考试?何况还有到了京城以后的各种打点及交际费用。所以你要么是富一代或者富二代,要么有个有钱的老丈人,再不济你也得找个风投,谈好回报,获得资助。

刘铁口相面的幌子已经挂在了高升客栈门口,这姓黄的跑这来搅局,分明是不把他刘铁口放在眼里。刘铁口正要发话,钱老广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咣”地一敲八仙桌子,对测字师道:“谁叫你在这里摆摊测字的?走,快走!”

而且贿买考官可谓是唐朝科举中最大的弊端,一些有权势背景和经济实力的考生为了取得功名便向主考官行贿。那时贵族官僚子弟基本垄断了科举,而没有后台靠山的寒门子弟,即使是学富五车,才华横溢,都很难考取进士。

没想到这黄先生却“哼”一声道:“不论名声大小,能者为师,难道有他刘铁口在,就不许别人测字不成?只要举子们一人给我写上一字,我就能测出他们今年殿试能否高中!”

唐高宗龙朔年间出现了一种现象,那就是主考官不直接收钱,而是有专门的代理公司操纵考场。应试者如果不走代理公司的后门,则很难指望在科场上成功。说白了,在开考之前,钱都交完了,发榜的内定名单也都早定好了。

人住高升客栈的举子共有三百多名,他们早就对刘铁口一天只看十人的臭规矩不满。听到黄测师打的保票,一百多名喜欢凑热闹的举子们“呼啦”一声,将他的八仙桌子团团围住,纷纷嚷着要测问前程。

为了防止考生贿买考官作弊,历朝历代都做了一定的“防火墙”,采取了不少措施。唐代武则天时代曾设立糊名的办法,遮掩考生的名字以减少批卷者认出撰卷人的机会,这做法在宋代以后成为定例。同时又发明了誊录的方式,由专人抄录考生的试卷并以抄本送往评级。这样批卷者连辨认字迹也不能。然而,考生仍可与考官约定,以特定的句子或字词来作暗号,即所谓“买通关节”。

刘铁口也想一探虚实,他对钱老广一摆手道:“好,既然黄先生如此有信心,就叫大家一人写一字测测。”

为了减少这种可能,自宋太宗起订立了锁院的制度。每次考试的考官分正副多人,俱为临时委派,以便互相监察。当考官接到任命后,便要同日进入贡院,在考试结束发榜前不得离开;亦不得接见宾客。如果考官要从外地到境监考,在进入本省境后亦不得接见客人。贿买若然被揭发,行贿受贿者都可能被处死;而同场的考官亦可能被牵连受罚。

钱老广一见刘铁口点头,也乐得顺水推舟。他命伙计取来一沓白纸,叫举子们在纸上各写了一个字。不大一会儿,一百多张纸就交到了黄测师手中。黄测师草草看了一下,就把这沓纸“啪”地全扔到了桌上,然后用不屑的语气道:“测字不留情,留情不测字,各位恕黄某人嘴冷,写字的这些举子恐怕都与金榜前十名无缘!”

清朝入关初年,便曾发生了震惊天下的丁酉案。顺治十四年,顺天、江南、河南、山东、山西发生五闱弊案,最后以江南闱十六房主考全部斩立决,数十人被判死或贬徙尚阳堡宁古塔。其间,数百名举人在清兵看护下赴北京重考,是为中国科举史上最大的科场舞弊案。

这些测字的举子们仿佛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一个个都愣住了,突然,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不准,不准,还是刘铁口相得准!”

2.做好攻略

刘铁口摆手制止了众举子的喧哗,转头对钱老广道:“还是请钱老板辛苦一下吧!”刘铁口的意思是叫钱老广带着伙计,敲开两百多名闭门苦读的举子房门,叫他们一人写一字,然后送下来再给黄先生看看。

是坐船、坐马车、骑马还是徒步,要不要带随从?如何保证安全?反正无论怎么选,放在今天来看也绝对是超强自虐旅行,不做好攻略不行。而且老祖宗们还有另一项清奇的加分项目:名字。

也就一炷香的时间,两百多张写着墨字的纸就被伙计们送到黄先生手里。

很多人说名字只是一个代号,但在古代高考,只要代号取得好就是状元没得跑。清光绪二十九年,正逢慈禧太后七十大寿。考官们发现,考生中有个叫王寿彭的,于是跟捡到宝似的拟定他为状元。他们在慈禧面前说出了理由:王考生好啊,文比薛之谦,武比李连杰。最了不得的,他名叫王寿彭,寿比彭祖,也祝着佛爷您:福如王母三千岁,寿比彭祖八百寿。超长待机的慈禧一开心,就钦点王寿彭为状元,连着考官们一起大赏三斤。

经过黄测师的挑选,有三张纸最后被挑选了出来。那三张纸后面,分别写着三个人名——即墨县管仁合、楚雄关名士邵千秋和蜀中才子应天鼐。

名字不仅要取得好,还要写的好看。明永乐年间,孙曰恭抱着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志向,一路杀到了殿试,成为高考第一名。然而,当考官们按名次码好卷子,经朱棣审批后准备拆封填榜时,天上一道闪电劈中了孙曰恭同学。

这三个闭门苦读的举子被请下楼来,看着这三人鹤立鸡群的样子,那些嚷着黄测师测字不准的举子们也哑巴了。

第一名:孙曰恭主考官刚落笔,朱棣就怒了。因为古人竖着写字,曰恭连起来写,就成了一个“暴”。朱棣宝宝一下子就有小情绪了:暴字不可能不是在讽刺我通过武力夺取政权,我要是聘他为状元,岂不为天下人所耻笑?于是孙曰恭被这样无情地剥夺状元权利终身。据说后来他把自己的名字改为“孙日狗”。

刘铁口逼问道:“黄先生,可他们谁是探花、榜眼,谁又是状元呢?”

这还没完。主考官忙换了榜眼的卷子来看:梁禋。朱棣:这个梁……梁……这个梁……主考官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这个梁X,卷子看上去也有点问题,陛下慧眼识珠,要不看第三名的?第三名叫刑宽,朱棣同志一下子开心了。“好听,刑政宽和,符合我宽厚仁慈一代明君的形象,就他了。”

黄测师对刘铁口一抱拳道:“我虽然已经算出这三位举子必定高中鼎甲前三名,可是金榜上的排序,却要他们各自再写一字才知道!”

3.夹带经文

应天鼐个不高,可是豹头环眼,气定神足。他想了想,提笔写了一个“利”字。然后抱拳说道:“请黄先生给学生测一下!”黄测师点了点头说:“你应该是第三名探花郎!”

有钱有势的考生可以通过贿买考官获得金榜题名,而没钱没势的考生就只能干考场作弊最为“免费”的勾当,就是身藏夹带。在唐代科场中有专门的称呼“书策”:“挟藏入试,谓之书策”。唐玄宗天宝十载,即公元751年九月,李隆基亲御勤政楼试“怀才抱器科”,考生中居然有人在这大唐天子眼皮底下“私怀文策”。在唐代科举考场上,还有的考生伪造堂印,传递标准答案,也有的利用文房四宝夹藏抄录有关的文章,真是五花八门,不一而足。

这个“利”字一边是禾苗的禾,一边是一把立刀,应天鼐为什么写出了一个“利”字就排在了第三名呢?其实道理也很简单,应天鼐写字求测,谈起预测,都离不开《易经》,《易经》上写着——元亨利贞。元是第一,利排在第三位,这就已经说明应天鼐在金榜上的排序了!

唐代的科举考试已设有兵卫,以阻止夹带作弊。宋朝起,考试在贡院内进行,贡院内考生之间是以墙壁隔开的,称为号舍。考生不可以喧哗、离场,以防止传卷或传话。但是夹带经文这作弊方法始终是屡禁不止,层出不穷。常见的方法有将经文藏在衣服鞋袜里,或索性密写在衣物、身体上。其他各式随身物品,包括文具、食品、蜡烛等等都曾被用作夹带。明清的科举保安十分严格,要求达到“片纸只字皆不得带入试场”的程度。

管仁合高高瘦瘦,他也觉得这测字游戏挺有意思,他想了想,也提笔写了个“利”字。然后抱拳道:“黄先生,请赐教!”

除了在进场前由兵卫仔细搜查外,清代乾隆年间朝廷曾下诏详细限定考生带入场各式物品的规格。例如:砚台、木炭、糕点的大小厚度;水壶、烛台的用料;以至毛笔、篮子的款式都有明限。此外对检举夹带者有赏格,被发现者除了取消资格外,更要带枷示众。但科场舞弊始终未曾彻底有效地受到打击。传说有一次会试中有举人把夹带的书本掉在地上,奉旨检查的考官却为他掩饰,说:“何以携帐簿入场!”

邵千秋见前两人写的都是“利”字,他也乐得从众,一个“利”字写得龙飞凤舞。

说到这,小编不得不说作弊的花样从古到今还真是花样层出不穷,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啊!

黄测师看完两个相同的字道:“管仁合应屈居榜眼,而邵千秋绝对是本届殿试的状元!”

4.讨一点运气

黄测师见众举子不信,又道:“本测师将从两方面给大家解释我的结论!”

走之前,先祈祷一下:路上不要生大病、不要遇到强盗、不要遇到狐妖鬼怪什么的,能够顺利到京城。剩下的就全靠运气了,运气也是不容小窥的,比如值夜班,中状元,毕沅,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幸运的状元了。殿试的前一天晚上,毕沅和同僚诸重光、童凤三人在军机处值夜班。三人都通过了会试,第二天都要参加殿试。诸重光和童凤欺负毕沅老实,故意留他值班,毕沅心想吃亏是福,就答应了。

先看他们的名字——管仁合。古语说得好: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怎么看,地利的“利”字都排在中间。可推断管仁合为状元和探花之间的榜眼。而邵千秋的名字更好解释——利在千秋。利字排在最前面,邵千秋自然就是状元。

当夜,陕甘总督黄廷桂送来了奏请朝廷在新疆屯田事宜的折子。毕沅仔细阅读了折子后,命人呈给了乾隆皇帝。谁知,第二天殿试,考题竟然就是如何在新疆屯田。毕沅那真叫一个胸有成竹,一气呵成,写好了答卷。结果,虽然他的书法差了一点,却因对策见解深刻思想独到而被乾隆钦点为状元。诸重光和童凤知道真相后,肠子都悔青了。

刘铁口皱眉道:“这套用《易经》、俗语和成语的解释,只能说是很勉强!”

一年后~哇,运气好好,真的到京城了耶!

黄测师面不改色,继续道:“各位举子再看——应天鼐写的这个利字右边的立刀太小,与左边稻禾的禾不匹配,换句话说——刀小难于割倒旁边成熟的稻禾;邵千秋写的这个利字左右字形配合得度,右边的立刀不大不小,正好可以割倒左边的稻禾。而邵千秋写的“利”字旁边的立刀够大,割倒稻禾,取得功名应该不费吹灰之力了!”

会试:通往贡士之路

刘铁口嘿嘿讥笑道:“一个举子十年寒窗,从写的字就能看出其学问,你通过分析他们写字的功力,再断定他们是否能鱼跃龙门的办法我也会!”

修整修整就准备参加会试吧。每三年一次,在农历三月举行,因此也叫做“春闱。考试的规则和程序大体与乡试类同,只是录取更为严格,录取比例在百分之四五之间。

黄测师冷笑道:“那就请不服气的刘先生也测一测?”

会试合格了,你就成为“贡士”啦,再参加一次复试,取得三等以上成绩者你就有资格参加殿试。会试第一名称为“会元”(这就是三元中的第二元),恭喜你,你已经超越了无数的读书人,而且有很大的机会创纪录了。

“我测的结论和黄先生不同!”刘铁口道,“应举子提笔写了一个‘利’字,这就说明他做官做人念念不忘的都是利益;而邵千秋和管仁合人云亦云,没有主见,亦非治国大才!” 黄测师听刘铁口说完,先是一愣,然后讪笑:“夸夸其谈,莫非刘先生已经黔驴技穷?” 刘铁口气得一跺脚:“请钱老板派人把举子们的砚台都拿到天井中,然后摆成一排,刘某不用相人,只要看看砚台,就能知道他们谁能高中鼎甲!”

殿试:光宗耀祖飞黄腾达就看这个了

客店中的举子听完相砚定鼎之说,不由议论纷纷。钱老广也愣住了,这刘铁口相面确实有一套,但是单看一方方冰冷砚台,就知砚台主人能否高中,这也太不靠谱了!

殿试就是“考状元”了,那是一个惊心动魄的过程呐!然而此时你已经不用担心被淘汰了,而是想咫尺杆头,金榜题名。殿试结束,由阅卷大臣轮流读卷,就中选出公认的十份卷子交给皇帝用硃笔钦定名次,这十份即是一甲三名和二甲的前七名,二甲七名以后和三甲的则不必交给皇帝审阅了,这就是所谓的“点状元”。

为稳妥起见,钱老广将刘铁口拉到一边,低声道:“刘先生,您真有把握?”

如果你在殿试中得到了皇帝老子的赏识,并成功晋为状元,那么恭喜你可以载录史册了,毕竟在自隋唐开科取士以来的1000多年,出现了如此多的才子奇士,连中三元的也是屈指可数。

没有金刚钻,谁敢揽那瓷器活?刘家祖传的就是做砚手艺,相砚那可是刘铁口压箱底的绝活!钱老广一见刘铁口胸有成竹,急忙派伙计去准备,半个时辰后,高升客栈里住的三百名举子的砚台就被悉数取来,放在客栈天井里,摆成了一字长蛇阵。

讲真,走完这个历程,已经不能用“常人”来形容你了,你需要有超乎常人的天赋,同时还需寒窗苦读的毅力,还要有极强的抗压能力,更要有对科举几十年如一日的信心,最后你还得有一点运气……总之,你真的比现代人牛多了~SO,且让你得意一会~

刘铁口站在砚台前,好一番挑拣,最后取出三方道:“这三块砚台是哪三位举子的?”

看到这,是不是觉得古代的状元简直太牛逼了?其实,无论现代古代,学霸们从来都不是不劳而获的。不经历风雨,如何见彩虹?最后,衷心祝愿所有的高考学子都能去到自己喜欢的学校!

这三方砚台的主人分别是梅县的朱萧、南平镇的黄骅和瓦桥关的侯金刚。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黄测师还以为刘铁口的相砚之术有多神秘,他一看被挑出的三方砚台,顿时噗嗤”笑了。

梅县的朱萧面色如蟹黄,他用的是一块极普通的黑石砚台。南平镇的黄骅扫帚眉,大嘴巴,他用的砚台更不起眼,就跟霜打的老茄子一样,灰不溜秋,丑得出奇。而体壮如牛的侯金刚用的砚台更诡异,竟是一块重达百斤的铜砚台。

刘铁口见黄测师嘲笑自己,便指着砚台解释道,朱萧用的那块黑石砚台虽然极为普通,可是质地坚硬如铁,经过他很多年的研磨,已经凹下去一个大坑。不用想,在这些学子当中,朱萧用功为第一。

瓦桥关的侯金刚用的是一块一百多斤的铜砚台,这铜砚台不仅可以研墨写字,更是他的独门兵刃,不用想侯金刚是勇力第一。

而黄骅用的砚台看着不起眼,可那是一块名砚,上面还刻着前朝宰相邱问道的提款——赠弟子黄骅。很显然,黄骅是邱问道的学生,邱问道才高八斗,他的学生自然也差不离!

黄测师见刘铁口说完,道:“那么他们三个谁才是真正的状元呢?”

刘铁口想了想说道:“如果我分析得不错,这三个人都应是状元之才!”

殿试只能有一位状元,刘铁口竟说他们都是状元,这也太可笑了。

黄测师笑罢道:“今天各位举子作证,十天后,殿试榜单公布,孰对孰错必见分晓!”

刘铁口想都没想就说道:“如果本人算错,在座的各位举子都可去砸我的招牌!”

一眨眼,殿试开榜时间就到了,邵千秋果然高登榜首,成了状元,管仁合是榜眼,应天鼐是探花。朱萧只考中了第八名进士,黄骅第23名,而侯金刚竞考到了百名之外。

显然,刘铁口错了!面对嘲笑之声,刘铁口面如关公,闭门不出,再不敢给人相面算命。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一年过去,幽谷关的总兵裴大虎因为克扣军饷事发,朝廷意欲降罪,裴大虎为了保命,举起了废帝大旗,在幽谷关领兵造反了。

朱棣手下不乏能征善战的将军,可是他们不是镇守边关,就是在外地剿匪灭贼,想要起一支兵马征剿裴大虎,朝中一时没有可用之将。

朱棣思前想后,决定再开一武举恩科。胜出的武状元任扫平幽谷关的元帅。

别看侯金刚文笔非其所长,可他把那块铜砚台当做独门兵刃,竟然横扫天下的武举子,最后成为扫贼的元帅。

剿灭裴大虎,必须出师有名。朱棣命手下的文臣们各写一篇剿匪檄文。

朱棣的圣旨颁下,满朝文官和翰林院学士们苦苦琢磨,三天后,檄文写出六十多篇,朱棣一一看过,最后还是朱萧的胜出。

檄文写出后,派谁送去呢?送檄文的任务可是九死一生。没想到,竟是黄骅挺身而出。

黄骅手捧檄文来到幽谷关,对着裴大虎声色俱厉地一宣读,裴大虎听到一半,身上的冷汗就湿透了衣服。黄骅刚把榜文读完,穷凶极恶的裴大虎一脚踢翻了帅案,大叫道:“杀,杀,把这个黄骅给我乱刀砍了!”

面对冷森森的钢刀,黄骅镇定自若,他高声道:“圣上命我为幽谷关的将士带来口旨——首恶必办,胁从不究,尔等速速投降,否则天兵一到,幽谷关必将灰飞烟灭!”

裴大虎见手下踌躇不前,他猛地抽出刀,冲上前,一刀削下了黄骅的人头,鲜血喷溅中,黄骅的尸身却屹立不倒!

侯金刚领着手下的明兵围住了幽谷关,裴大虎闭关怯战,眼看着城内的粮食告罄,城中饥饿的兵将们呼啸一声,杀进了帅府,最后裴大虎被乱刀砍死,幽谷关的叛乱终告平息。

朱棣论功行赏,追封黄骅为孤忠侯,忠心第一。朱萧升为吏部尚书,笔力第一,侯金刚被封为镇国侯,勇力第一。

朱棣封完这三人的官职,不由顿悟,三个第一不就是三个状元吗!不管怎么说,这三个第一都是货真价实,可比那些光会摇笔杆子的书呆子强多了。

高升客栈中的那个黄先生原来就是朱棣所扮。为了考察参加殿试的举子们的学识,他化身为测字先生,挨家到各客栈为举子们测算前程。其实谁是状元,还不是他皇帝说了算?当初他还嘲笑刘铁口不自量力,今日才知道自己对于人才的理解,实在褊狭。

朱棣很聪明,他可从三个举子写字的功力,推出他们的学识与造诣。但他没想到的是——那些用眼睛能看到的东西都只是表象。古话说得好,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紧要关头,谁是可用之才,才会一目了然。

朱棣准备亲自去狗儿胡同一趟,他要亲自向刘铁口去讨教相人识士之策,他还要封刘铁口一个名号,那个名号就是铁口状元!

本文由944cc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在古代状元有多难考,明成祖朱棣相砚识状元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