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44cc > 世界历史 > 拥抱自媒体,回到80年代阅读方式中去

拥抱自媒体,回到80年代阅读方式中去

2019-11-04 21:30

凡假期前后,年轻人多求我推荐值得读的书,我亦多推辞。主要的理由是文字泛滥,注意力迅速成为最稀缺的资源。所以,推荐可读的文字,首先就要量身定制,为每一个人推荐值得关注的文字,我很难办到。如果值得关注的文字太多,也就是文字之间形成关于注意力资源的激烈竞争。我们知道,凡竞争激烈,必导致资源配置的理性化,越竞争激烈,越理性。其实,这就是经济学理性的推演过程。网上的文字竞争最激烈,于是网上文字的风格渐趋偏激,犹如广告,为吸引注意力,尽管偏激绝非吸引注意力的长期有效方法。网文,写多了其实就是“标题党”,只剩下标题了,也就只好偏激。技术进步,视频比文字更吸引注意力,于是对带宽有进一步要求,4G之类的。可以想象,类似谷歌眼镜这样的全媒体将比现在已有的信息媒介更吸引注意力。关键问题没有解决:谁?需要什么样的内容?由什么样的人提供?大数据其实是一种忽悠,以往就有的数据技术,现在被炒热而已。我的移动硬盘不断更新,如今,经过一周的折腾,终于可以携带3T的移动硬盘旅行了,一块1T的,都是学术文献,一块2T的,主要是课程教材。我浏览这1T的文档,得到的结论是:假如你要坑害一位年轻人,只要将这块移动硬盘给他。 每一位年轻人,想要求解自己的问题,不是问什么人读什么书,而是扪心自问到底要什么。这就让我想到年轻时读过的一本苏联当代小说“你到底要什么”。可是,中国现在的年轻人,很难想象自己到底要什么,对未来缺乏想像力。换句话说,注意力的稀缺性,与我们关于未来的想象力相比,还不是最稀缺的。 如果阅读与未来想象完全无关,你读的是什么? 这不由让我提及这几天的微信体验。我链接的微信朋友,可能有一个数量上限,例如35人,当链接超过这一上限时,我用于阅读的时间就迅速下降。以致,我决定关闭我的微信。在微信里阅读的时候,我常收藏值得读的文字。不过,微信的收藏并非全文保存,是云存储,读的时候需要联网。而联网在目前的中国,很不可靠。微信的诱惑在于我能够随时看到朋友们都在做什么,如果他们喜欢用微信发布照片、音频和文字的话。但是这些信息真有什么意义吗?例如,我见到一位同事登山发布的消息,她登的那座峰,想必与珠峰可以相比,这真令人钦佩,文静的女生,很了不起。然后呢?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我不需要励志,我不知道,知道了朋友登顶成功可以怎样改变我的生活。 我的一个朋友也有类似感受,他的来信,征得同意,我贴在这里: 这几年我感到很悲哀的一件事,就是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沉溺在微信微博这样的互联网产品中。由于装在手机里,所以24小时不离身,由于基于社交网络,所以几乎无法抗拒加入,也不可能完全摆脱离开。最终的结果是,人们像圈养的鸡鸭一样被进行信息的填食,慢慢丧失了自己思考和选择的能力。手机和电脑仿佛变成了一个精神控制的机器,人们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很长时间来,我一直都在努力对抗着这种来自网络的精神入侵。我越来越觉得,不仅仅是智能手机,也包括互联网都在日益成为“深思”之敌。当享受信息技术到来的便利时,几乎很难避免它对专注思考的干扰和破坏——在互联网节省查阅文献时间的同时,往往会耗费数倍于节省下来的时间去浏览各种不相干的看似有趣实则无聊的信息。 或许,在未来条件允许的时候,我会拔掉电脑的网线,回到80年代的生活方式中去。 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行为学研究动物(包括人类)乃至植物的行为,基于实证研究方法,逐渐深入,心理学和认知科学,脑科学和基因排序。另一方面,也逐渐宏观,群体行为,社会心理,物种与生态。行为学于是以行为的名义涵盖一切研究领域。既然如此,当然可以有微信行为学。

图片 2

  我的微信行为观察,最初印象是微信的便捷性。人口密集地区,手机普及率最高。微信的核心功能是转发消息,最初,它占用的是使用者的“垃圾时间”——即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从一个环节转换到另一个环节时,在转换过程中消耗的时间,通常称为“等待”。如果没有微信,如果必须等待下一事件发生,那么,等待就称为“无聊”。被无聊占用的,是垃圾时间。

最近看到了《GQ中国》关于咪蒙的一篇文章叫做《咪蒙:网红,病人,潮水的一种方向》。咪蒙的很多文章让她卷入了巨大的争议。比如《致贱逼》、《致low逼》、《永远爱国,永远热泪盈眶》等等。

  在垃圾时间,我们的行为模式是“观望”——这是人类在演化到猴子时代留下来的行为习惯,有助于生存的习惯。威尔逊在《社会生物学》第二章里图示了七种猴子的五种行为类型各自占用时间的比例,第四类型就是观望,以环尾狐猴的观望时间占比例最高,这种猴子的闲暇与好奇,几乎占了它时间的50%。

反对她的人指责她:三观不正,偏激、极具煽动性;而支持她的人则会说:她很真实,说出了很多人内心不敢说出的话。而咪蒙曾在她的文章里这样写道:相信你的人不需要解释,不相信你的人解释也没用。

图片 3

在自媒体这波潮水中,咪蒙本人已经成为了的一种标志和符号。

  我推测,这一类型的行为与好奇心的强度密切相关。保命和好奇,与生物的基本心理结构相关。保命的行为常与心理机制“BIS”(behavioral inhibition system)即“行为抑制系统”联系着,它的高级形态,斯密《道德情操论》称之为“审慎”(prudence),它是斯密概括的关于私己利益的唯一美德(斯密概括的关于他人利益的美德是正义与仁慈)。好奇的行为常与心理机制“BAS”(behavioral activation system)即“行为激发系统”联系着,而BAS最初很可能就是保命的冲动。猴子见到食物就有这种冲动,由BIS提示食物中毒的可能性。生命个体,若恒由BIS主导,迟早要饿死。另一方面,生命个体若恒由BAS主导,很难不早夭。可见,生命之能延续,依赖于BIS与BAS两大心理系统之间的微妙平衡。

01  传统媒体的衰落与自媒体之兴起

  技术进步,从物质生活的维度不断冲击我们的社会生活维度和精神生活维度。微信转发文章时可写的字数,早已突破了最初的限制。目前,微信转发的文档尺寸被限制在30MB以下,每封微信可写的字数似乎限制在几千字以内。占用的既然是垃圾时间,太长的字数和文章也很难被持续转发。限于带宽,音频文件微信传输,仍受严重限制,每段不过数十秒。视频文件,限制更大。

毫无疑问,自媒体是互联网造就的另一个奇迹之一。移动浪潮的兴起不仅改变了用户的阅读习惯和获取信息的渠道,也改了媒体本身。微信、微博等移动互联网平台让每个人都有发声的麦克风,大大降低了信息传播的门槛,并形成了一种人人都可参与的“共享”社交形式。

  上述源于猴子环顾习惯的微信行为,已迅速演变为更复杂的行为。例如,微信使用者的行为模式依年龄而有显著差异。退休之后的时间,可能太充裕,从而不再被区分为“宝贵的”和“垃圾的”。对退休的人而言,与其他通信手段相比,微信社会网络的典型的“友谊圈”(friendship circle)拓扑结构,在相当程度上使微信交流成为情感生活的必要部分。对转型期中国社会而言,对那些家庭结构突然从“乡土的”改变为“单子的”人而言,尤其如此。也因此,不仅对退休的人,更主要地,对数以亿计的城市农民工,微信是情感生活的必要部分。

自媒体从互联网诞生,没有传统媒体的负担。移动互联网中,人人皆是自媒体,每个人都可以进行信息的生产和传播。因此,自媒体往往具有强烈的个人标签,带有极强的个人色彩和意识。咪蒙们可以很轻易的直接输出作者自己的观点和价值观。这种输出虽然更强调个人的输出,但往往并没有强加给读者的感觉。

  又例如,微信是在博客和微博之后形成的社会交往方式,所以它有大量的文章可以推送。需要探讨的,是微信行为的激励。最初,或许没有商业目的,微信的交流主旨就是友谊。后来,每一微信使用者同时在几十乃至几百微信群之内,时间成为最稀缺的社交资源,于是,他必须筛选信息。微信使用者筛选信息的方式,类似于斯坦福大学一位重要的经济史家格雷夫考证的“地中海商帮”规则,或古代中国的“保甲连坐”制度。假如我在某一微信群里读过的信息足够充分地让我相信这一微信群不值得我“置顶”或被“打扰”,我可以据此从若干可选程度的“不关注”中将这一微信群整体设置在与我的性情和兴趣保持一致的忽略程度上。当然,我可能因此而漏掉相当宝贵的信息。为此,我可能使用一套诸如“同步助手”这样的应用软件,定期备份全部微信群的全部对话。虽然,这样备份了之后,我可能依旧没有机会关注被备份的大部分信息。由此想到,为什么斯诺登揭露的美帝国主义“棱镜”阴谋并不重要?因为,美国政府有预算限制。这是一套最基本的经济学常识:哪怕棱镜计划收藏了每一人类成员的全部信息,政府的预算决定了隐私权可能被侵犯的总人数。在你相信棱镜计划有多么可怕之前,请你想想你以往的隐私权难道真是完美的吗?任何一国的政府,只要愿意进入你的隐私范围,并且只要预算允许,还用得着有棱镜计划吗?我早就说过,我有一块2T移动硬盘,装满了学术文献,如果我要毁灭一位年轻人的学术前途,最容易的方法就是诱使他浏览这块移动硬盘的全部信息。我的观察是,以很高的概率,他将放弃任何有效的学术努力。

因为,在文章表达上,自媒体文章的文字往往比较口语化,与当下年轻人的表达方式十分契合。它更像朋友间的谈话而非简单的说教。其次,文章字数通常不多,适合当下人们的碎片化生活状态,因此很容易吸引人的注意力。

  这是老生常谈,尽管它被那些恐惧棱镜计划的人忘记了:在信息爆炸的时代,最宝贵的是注意力而不是信息。有鉴于此,注意力是最稀缺的资源,成为微信行为学的第一项原理。

在自媒体时代,每个咪蒙们实际上代表的就是一类人的观点和态度。每篇10W+文章的背后其实是读者的一种价值宣泄。对于喜欢的读者而言,这种阅读体验像是一种联姻,一拍即合,这种宣泄畅快无比。

  微信行为学的第二项原理可以这样陈述:转发文章的行为相当于在接受微信的人群里发布了关于自己品质的信号。这里需要铺叙的,首先是关于“信号”的信息经济学,1970年代引入经济学,2001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其次是关于“品质”的经济学定义,至今,还没有哪个品质定义是令人信服的。所以,我只好继续探索。第三是关于品质的信号在接受微信的人群里激发的各类想象的观察与分析,这是社会心理学的领域。(转发于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汪丁丁)

02  好内容永远是稀缺的

实际上,不管是传统媒体还是自媒体,核心都是内容本身。好的内容往往能够引起读者的共鸣,并引导读者去关注作者或者分享文章。传统媒体的没落,并不是因为内容本身不好,而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传统媒体在内容制造成本、传播渠道甚至情绪操控上没有自媒体的优势。

不可否认,传统媒体的严谨和客观,仍为大多数人所认可,这也是传统媒体的优势。“理性、中立、客观”是传统媒体一贯自诩的观点。但更应该考虑的是如何更好符合读者已经改变的阅读习惯,提高读者的分享和阅读便利性。更重要的是传统媒体应该放下它骄傲的姿态,更加的接地气。像自媒体那样,学会尊重读者,倾听读者,以平等的姿态与读者交流、互动。这样传统媒体也许更能够得到读者的尊重。

03 自媒体在路上

未来媒体的发展必将是移动化的,读者大部分阅读时间都会在手机等移动终端上,自媒体将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但我们也要看到,由于自媒体的特性,信息质量往往得不到保证。移动互联网的海量文章,让读者每天面临无数选择,因而读者会更快的对标题党或者鸡汤文产生阅读疲劳。信息更迭速度如此之快,让读者更追求内容的新鲜感。

自媒体文章要时时提供独特的视角,同时为保持读者粘性,又要保持日更的输出频率,因此内容的质量如何保证将是自媒体人需要认真考虑的。也只有这样,自媒体才能获得长足的发展。

本文由944cc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拥抱自媒体,回到80年代阅读方式中去

关键词:

  • 上一篇:鲁肃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