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44cc > 世界历史 > 约法八章,新中国成立前后的城市军事管制制度

约法八章,新中国成立前后的城市军事管制制度

2019-12-12 03:25

通过对这两份珍贵文件的研究,我们可以寻找到中国共产党顺利接管沈阳城的秘诀,那就是加强纪律性,一切按规矩办事。

图片 1

新中国成立前后的城市军事管制制度

军管会研究制定了接管沈阳的方针、方法、分工及注意事项,并拟定了接收的具体办法和入城后张贴布告的宣传内容。

《东北行政委员会关于解放后保护城市各阶层人民利益约法八章的布告》。辽宁省档案馆提供

  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我人民解放军解放了许多大中城市。为了把国民党长期作为统治据点的城市改造为人民的城市,城市管理就成为人民民主政权建设中的一个新问题。中共中央总结了各地接管城市的经验,决定在解放之初,城市管理一律采用军事管制制度,以便迅速肃清残余反动势力,保障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实行军事管制的城市,设立军事管制委员会(简称军管会)。那么,军管会是一种什么性质的机构,军管制度在新中国成立前后发挥了什么作用呢?
  
  (一)
  
   1949年,我军相继解放了北平、天津、南京、上海、武汉、西安、广州、重庆、兰州等100余座大中城市和1000余座县城。这些城市大多是本地区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和交通枢纽。由于国民党大溃败时的破坏,各大中城市疮痍满目,问题堆积如山。如:上海解放前夕,工业陷入半解体状态,1.2万多家工厂中,只有30%维持开工,机器工业工厂停工80%以上,面粉业由于北运通路不畅,产量只是内战爆发前的十分之一,占上海工业产值74%的轻纺工业,缺原料无销路,陷入半瘫痪状态。政府接管的大米、面粉仅够全市吃半个月,而煤只能烧7天。国民党官兵留散在上海近2万人,国民党还留下8个特务组织3万多人,此外有一批惯匪、流氓作乱,难民、乞丐、小偷、妓女、游民总计达60万人,上海的社会秩序很不安定。
   国民党反动派残余势力,趁新解放城市社会秩序尚未安定之际,大肆进行公开的和隐蔽的破坏。西安市刚解放时,国民党军马步芳、马鸿逵集团纠集11个师的兵力,配合胡宗南集团向咸阳、西安市反扑。头5天内,发生了170多起抢劫事件。刚解放的广州市,两个月中发生了831起抢劫案。重庆市刚解放的头1个月中发生各种案件228起。潜伏的特务、反动分子勾结惯匪进行猖狂的破坏活动:有的公开持枪进行抢劫,组织暴乱;有的贴布告,自立番号,企图收编残兵败将;有的骚扰人民解放军的作战行动,阻止接管城市工作;有的袭击、抓捕或杀害解放军零星外出人员;有的破坏城市交通,抢劫解放军枪支、粮食物资;有的杀害群众和地方党政干部(据统计,1950年新解放区有4万名干部和群众积极分子被反革命分子残杀),绑架勒索,奸淫妇女;有的纵火、爆炸、投毒、割电线、打哨兵;有的伪装军管人员,打出各种旗号,接管财物,制造混乱。散兵游勇、流氓盗匪流窜街头巷尾,趁机行凶作恶,破坏社会秩序,损坏公共物资,盗窃国家财产。一些奸商、金融投机分子,囤积物资,进行金融投机活动,造成通货膨胀,物价飞涨,人心惶惶。台湾国民党军飞机还对沿海城市的重要设施进行狂轰滥炸,一些城市遭到破坏和人员伤亡。如:1949年1月9日国民党飞机轰炸济南市,炸死炸伤市民140多人。1950年2月6日中午,国民党军飞机分4批轰炸上海,投下六七十枚重磅炸弹,千百间民房被毁,500多名居民被炸死。由于敌人的破坏和捣乱,一些城市时常出现停水、停电、停工、停课、交通中断、供应困难等混乱局面,严重危害着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二)
  
   在革命胜利发展的形势下,中国共产党的工作重心逐步由农村转向城市,如何接收和管理新解放的城市成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毛泽东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指出:今后“党和军队的工作重心必须放在城市,必须用极大的努力去学会管理城市和建设城市”。
   在新的人民政权尚未建立之际,如何避免混乱,稳定城市秩序,平稳地完成由旧政权向新政权的过渡,成为当时亟待解决的重大问题。毛泽东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期间说,进入上海,中国革命要过大难关。对于军队来说,如何接收城市还是一个新课题。
   中共中央对工作重心逐步由农村转向城市这一战略转变十分重视。1948年2月,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注意城市工作经验的指示》,要求:城市工作经验必须引起全党注意。6月10日,中共中央东北局鉴于在过去收复的城市工作中,曾发生过违犯城市政策和工商业政策的现象,为了把城市接管好,发出《关于保护新收复城市的指示》,决定:“在新占领城市实行短期的军事管理制度。在占领城市初期,必须由攻城部队直接最高指挥机关担任该城的军事管理,所有入城工作的地方党政机关及工作人员,一律听其指挥。为此,可以组织军事管理委员会,吸收地方党政负责人参加,将保护新占领城市的全部责任,交由军事管理机关担负。”中共中央高度重视这一经验,当即转发各地遵照执行。从此,在各新解放城市,开始实行军事管制制度。
   1948年11月2日,在辽沈战役的硝烟中,人民解放军攻占了东北重镇沈阳。在辽沈战役即将胜利的时刻,党中央已把接管沈阳的准备工作提上议事日程。1948年10月15日锦州解放后,中央在给东北局的指示信中明确提出了准备接收沈阳的任务。东北局按照党中央的指示,紧急筹划接管沈阳的各项准备工作。10月27日,东北局决定成立沈阳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东北局副书记陈云任主任,伍修权和陶铸任副主任,全权处理接管沈阳的工作。10月28日,军管会召开第一次会议,在会上陈云确定了接收原则,并提出军管会的“约法八章”布告、卫戍司令部的入城布告和市长就职布告要多印多发的要求,一进城就由电台向全市人民广播,并告诫接管人员:沈阳的解放为全国所瞩目,应当兢兢业业,犹如“进京赴考”。
   1948年11月2日黄昏,陈云带领军管会主要干部和卫戍部队进入沈阳。11月3日,东北局在大和旅馆召开了成立沈阳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大会。陈云在会上特别强调:沈阳是我党接收的第一个大城市,一定要接管好,不能将我们打下来的城市变成死城市。要让国民党所有在职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内向人民政府报到,一律上班,各机关开始办公,工厂开始生产,商业部门都要开始正常营业。从现在起,沈阳就是共产党领导的城市了,我们一定要比国民党管理得更好!会上还宣布成立沈阳特别市政府,朱其文任市长,焦若愚任副市长,并任命了各局负责人。会后,军管会按照陈云提出的“各按系统,自上而下,原封不动,先接后分”的方针,开始了全面完整的接管工作。
   军管会下辖9个部门,分别接收原国民党机构的各系统。在接管过程中,军管会发出布告,通知原国民党机关主管人员负责办理移交手续,要求旧职人员均按原职上班,避免混乱和大的波动。各接收部门对工厂、企业和房子等只有接收权,而无占有权和支配权,权力集中在军管会,待全部接收完毕后,再统一分配。这一切都是为了避免社会动乱,尽快恢复企业生产,使城市经济生活迅速走上正轨。
   在陈云主持下,接管工作井然有序,进展迅速。陈云的办公室设在中山广场宾馆会客室里,他处理问题速度惊人。时任东北军区军事工业部第六处政委的曹慕尧回忆说:“我进门的时候,看到坐在人群中间的陈云,态度十分严肃,每句话都非常简要,铿锵有力,像快刀斩乱麻一样,回答错综复杂的各种问题。接见每个人的时候,他先问,什么事?请用三两句话说明事由!然后限定汇报者在几分钟以内讲完,一定要说清问题的实质和关键,还必须先提出个人对问题的处理意见。”著名作家、随军记者刘白羽是沈阳军管会对外报道委员会成员之一。据他回忆:“陈云同志每天晚上开一次会,去接收各方面的人都来汇报接收的进展和情况,他让我也参加,大家汇报完之后,他就指示第二天怎么办。我的任务就是到街上去走,然后每天晚上向他汇报有几家商店开门了。开始没有,不敢,怕。后来我就一点一点地向他汇报,我说开了一个了,开了两个了……后来大概开到十几个吧,陈云同志手一拍,‘沈阳,平安解决了’。”
1948年11月6日,沈阳持续三天的封城和夜间戒严结束了。人们的生活开始恢复正常。全城的电灯和电话在11月3日下午已经修复了,几天后自来水的问题也解决了。邮电11月5日在全东北开通,11月6日电车恢复运行。到1949年1月,沈阳的接管工作顺利完成。由于陈云领导有方,指挥得当,方针正确,措施有力,接管工作进展顺利,快速稳妥,使沈阳这座饱受创伤的历史名城得以很快复苏,运转自如。
   沈阳是东北最大的工业城市,也是东北军事、政治、经济中心。接管好沈阳的工作,对建设东北和支援全国都有重要意义。能否将这样一座大城市接管好,也是对中国共产党执政地位和执政能力的严峻考验。陈云运筹帷幄,指挥若定,一举打胜接管沈阳的战役,为日后我党接管大城市积累了经验,树立了榜样。
   陈云经常提醒军管会的同志,要密切注视形势的发展变化,及时总结经验,为全国提供借鉴。11月26日,军管会专门召开会议,讨论接收沈阳的经验。11月28日,陈云写了《接收沈阳的经验》一文,上报东北局并转报中共中央。后由中央作为成功的经验转发给各中央局和各前委。
  
  (三)
  
   关于如何实施军管,中共中央已于1948年11月15日发出的《关于军事管制问题的指示》中作了明确规定。解放军总部也先后颁发了《关于解放区军事管制条例》和《关于新解放城市军事管制时期的各项政策》等文件。根据上述文件规定,在新解放的城市中,一律成立有党、政、军负责人及各界人士参加的军事管制委员会,作为军事管制的领导机构,也是城市在解放初期的最高权力机关,由当地驻军最高首长担任主任。北平、天津、南京、武汉、上海、广州等大城市解放后都相继成立了军管会,叶剑英、聂荣臻、刘伯承、陈毅、粟裕、黄克诚等军队高级将领都曾担任过大城市的军管会主任。对城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的任务,中央作了明确规定:“一、镇压反革命分子之活动,并肃清一切残余的敌人和扰乱社会秩序的散兵游勇,以及任何进行武装抵抗的分子,逮捕战犯及罪大恶极的反动分子,收缴一切隐藏在民间的反动分子的军火武器及其他违禁品,解散国民党、三青团及蒋介石集团系统下之其他一切反动党派、团体和特务组织。二、接受并管理一切公共机关、公共产业、公共物资及其他一切公共财产,并没收应该没收的官僚资本。三、保障一切中国人民及守法的外国侨民生命财产安全,保护工农商学各界一切正当的权利,迅速恢复市政建设事业,恢复与建立正常的社会秩序,消灭一切混乱现象。四、动员一切公私力量沟通与建立城乡经济的正常关系,特别是指导与组织公私各种力量,解决城市人民的粮食及燃料的供应。五、发动与组织革命群众团体,帮助建立系统的人民民主政权机关。六、为执行军事管制任务之必要,得发布戒严令,并依据中共中央及人民解放军之政纲,发布临时法令。”军管会完成这些任务之后,经上级批准,即将一切行政权力移交给市人民政府和警备司令部,并被撤销。
   中共中央在1948年底转发的《华东局关于接管江南城市的指示草案》中明确提出:对新收复的人口在5万以上的城市或工业区,均应实行一个时期的军事管理制度;在占领城市初期,应指定攻城部队直接最高指挥机关军政负责同志与地方党政若干负责人,组织该城市的军事管理委员会;军管会为该城最高权力机关,凡入城部队及党政军民机关与各接管工作人员均须接受军管会的统一指挥。根据工作需要,军管会下设若干机构。采取的组织形式和步骤是:解放一个城市就接管一个城市;中央直辖市和重要的大城市的军管会领导人由中央和军委直接任命;省会城市及腹心地区和交通干线上的重要城市,都由所在各省、专区的兵团、军负责接管;其他中、小城市,则由驻该地区的师、团进行接管;各省会、专区均成立军管会,由所在的兵团、军的主要领导,担任军事管制委员会的主要领导;城市接管工作均由军管会负责组织实施。
   入城的准备工作十分重要,特别是大城市的接管必须做好适当准备,才能进城。毛泽东是伟大的战略家,总是善于统筹兼顾。平津战役的隆隆炮声刚刚响起,毛泽东就开始部署接管北平问题。1948年12月12日,叶剑英奉命来到西柏坡,毛泽东亲自同他和彭真等人谈话。毛泽东告诫他们:“这次接管北平,影响到中外,你们务必要达到像沈阳、济南那样的接收和管理成绩,不要落在沈阳和济南之后,特别要注意防止出现一些‘左’的做法。”他一再嘱咐说:“接管官僚资本和民族资本企业都要原封原样、原封不动地接下来,慢慢处理,人多了不要紧,三个人的饭五个人吃嘛!”
   在上海,渡江战役总前委对进城也抱着非常谨慎的态度。1949年4月30日,邓小平、陈毅等向中央军委报告:“我党军队未作适当准备草率进入大城市必然陷于非常被动的地位。”“我们考虑以尽可能推迟半月到一月入上海为好。”中央军委复电同意。中共中央还确定了“慎重、缓进”的方针,为接收上海做了大量准备工作。几千名接管干部,几十万大军,经过20多天的集训和准备,一切就绪。陈毅说:“今天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我们接管上海了!”1949年5月26日晚,上海即将全部解放之时,华东局第一书记邓小平率大批接管干部离开丹阳向上海市开进,顺利进入上海市。
   9月下旬,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在北平召开,通过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这份重要文件成了新国家的“临时宪法”。《共同纲领》第十四条明确规定:凡人民解放军初解放的地方,应一律实施军事管制,取消国民党反动政权机关,由中央人民政府或前线军政机关,委任人员组成军事管制委员会和地方人民政府,领导人民建立革命秩序,镇压反革命活动,并在条件许可时召集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军事管制时间的长短,由中央人民政府依据各地的军事政治情况而定。从此,军事管制制度以法律的形式正式确定下来。
  
  (四)
  
   军管会是城市实现新旧政权顺利过渡的一种有效的管理机构,在城市解放之初的一段时间里,直接担负起接收和管理城市的任务。新中国成立前后,军队对中央直辖市和省会城市接管的同时,还抽出了一部分部队到各省,加强对中、小城市的接收管理工作。军管会所担负的基本任务和发挥的主要作用有:
   一、解散反动政权组织,肃清匪特,清除散兵游勇,恢复正常的社会秩序
   新中国建立前后,由于国民党的统治体系已经崩溃,新生的人民政权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城市秩序十分混乱。军管会面临的首要任务就是恢复正常的社会秩序。一是解散反动政权机构和党团组织。各地军管会入城后,立即开始摧毁一切国民党的反动政权机构和反动党团组织,从重从快打击反革命活动的坏分子。军管会对少数反动分子实行了管制,并逮捕了一批罪大恶极、血债累累的汉奸、特务、国民党官僚,各地公开的反革命分子基本上被肃清,初步安定了社会秩序。二是肃特肃匪,收容散兵游勇,维护社会治安。到1950年底,大陆上成股的土匪已经基本被消灭,潜伏的特务也大多肃清,共剿灭匪特武装100多万人,社会秩序逐步趋于安定。各地军管会肃特肃匪、收容散兵游勇,打击流氓无赖、反动会道门,极大地巩固了新生的人民政权。
   二、没收官僚资论文联盟www.LWlM.com本,打击投机资本,恢复经济和发展生产
   新解放的城市,百业凋敝,民不聊生,各地军管会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精神,在稳定了社会秩序之后,立即将主要精力投入到恢复社会经济工作上来,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一是没收官僚资本。军管会入城之初,即将国民党中央政府、省政府、县市政府经营的企业一律予以没收,归人民政府所有。到1949年底,全国共没收官僚资本的工矿企业2800余家,金融企业2400余家,以及国民党政府所属全部交通运输企业。二是打击投机资本家的不法活动,稳定市场秩序。新中国建立初期,通货膨胀严重,投机资本也乘机兴风作浪,严重影响了社会秩序和人民生活的稳定。为稳定市场秩序,各地军管会运用经济的和行政的手段同投机资本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各地军管会采取措施,首先严厉打击金银外币的买卖投机活动,国家银行基本控制了金融市场,人民币开始占领了流通领域。投机势力在金融投机中碰壁后,又转而囤积粮食、棉纱、棉布和煤炭等人民生活必需品,哄抬价格,扰乱市场。军管会和人民政府在全国范围内组织了粮

仅仅用了四天的时间,沈阳城内就恢复了往日的运营,这与解放军和接管人员严守纪律、遵守规定密不可分。

转贴于论文联盟

辽宁省档案馆正在举办“信仰的力量”学习教育主题展览,参观者可以浏览到两份馆内珍藏的文件,一份是1948年沈阳解放的第二天,东北行政委员会张贴出来的,关于解放后保护城市各阶层人民利益约法八章的布告,另一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制定的关于攻占沈阳入城纪律的指示。

通过对这两份珍贵文件的研究,我们可以寻找到中国共产党顺利接管沈阳城的秘诀,那就是加强纪律性,一切按规矩办事。

7月18日,记者在采访辽宁省档案局长赵焕林时,他指出:“通过对这两份珍贵文件的研究,我们可以一窥当时复杂的政治环境,寻找到中国共产党顺利接管沈阳城的秘诀,那就是加强纪律性,一切按规矩办事。”

接管沈阳任务艰巨

军管会研究制定了接管沈阳的方针、方法、分工及注意事项,并拟定了接收的具体办法和入城后张贴布告的宣传内容。

接管沈阳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沈阳当时是东北最大的城市,也是东北工业中心,重工业尤其是军事工业十分发达,在全国首屈一指。早在1945年日本投降前夕,党中央就十分重视东北,毛泽东曾经表示,宁愿丢几个南方根据地,也要占领东北根据地,只要有了东北,中国革命就有了巩固的基础。后来苏联红军控制了沈阳,根据当时的《雅尔塔协定》,将沈阳交给了国民党。

1948年辽沈战役即将胜利,接管沈阳的准备工作提上了党中央的议事日程。沈阳解放意味着东北全境即将解放,如果能够成功接管沈阳,就可以有力地支援全国的解放战争。要想达到这一目的,我党必须要保证沈阳城内各种设施的完整,否则之前的许多努力将付诸东流,因此必须要做出严格细致的规定来确保成功接管沈阳。

仅仅用了四天的时间,沈阳城内就恢复了往日的运营,这与解放军和接管人员严守纪律、遵守规定密不可分。

东北曾经遭受日本的侵略统治长达14年,后来国民党占领了这里的大城市,共产党则在农村发展。对于沈阳城里的百姓来说,解放军是一支相对陌生的队伍,群众基础较弱,这在客观上给接管沈阳带来一定的挑战。

辽宁省档案馆正在举办“信仰的力量”学习教育主题展览,参观者可以浏览到两份馆内珍藏的文件,一份是1948年沈阳解放的第二天,东北行政委员会张贴出来的,关于解放后保护城市各阶层人民利益约法八章的布告,另一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制定的关于攻占沈阳入城纪律的指示。

有针对性地制定政策

7月18日,记者在采访辽宁省档案局局长赵焕林时,他指出:“通过对这两份珍贵文件的研究,我们可以一窥当时复杂的政治环境,寻找到中国共产党顺利接管沈阳城的秘诀,那就是加强纪律性,一切按规矩办事。”

中共中央重视沈阳的接管工作,1948年10月15日,按照中央指示,东北局准备接管沈阳。10月27日,东北局决定成立沈阳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全权处理接管沈阳工作,军管会主任由陈云担任。两天后,陈云率领从东北各地抽调的4000名新老干部,从哈尔滨出发,日夜兼程赶往沈阳。

接管沈阳任务艰巨

在赵焕林看来,接管沈阳的工作之所以艰巨,是因为它与以往党的城市政策截然不同。从土地革命战争以来,我党曾经夺取过一些中小城市,但由于敌人力量过于强大,我们一时占领的城市又很快得而复失。因此,当在坚持走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斗争道路上,采取的城市政策一般是惩处反革命分子,开仓济贫,破坏那些有利于敌人的军事、交通设施,等等。

接管沈阳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沈阳当时是东北最大的城市,也是东北工业中心,重工业尤其是军事工业十分发达,在全国首屈一指。早在1945年日本投降前夕,党中央就十分重视东北,毛泽东曾经表示,宁愿丢几个南方根据地,也要占领东北根据地,只要有了东北,中国革命就有了巩固的基础。后来苏联红军控制了沈阳,根据当时的《雅尔塔协定》,将沈阳交给了国民党。

面对解放战争这种新形势,以前党的城市工作方针政策显然不能适用了。要接管沈阳,东北局必须根据沈阳的具体情况,制定正确的城市工作方针政策,才能适应形势的发展要求。因此,早在我党进入东北地区之初,根据东北地区城市工作的具体情况,中央指示东北局:“在一切行动中,必须注意政策,给东北各阶层人民以好的影响。”对城市里的工厂、机器、建筑及铁路设施都要加以保护。同时规定,我军退出大城市后党的城市政策是,“从城市退出时,应保持良好的纪律,除了我们所需要的物资及其可以搬走的外,其他一切工厂、机器、建筑均不要破坏。这些工厂在若干年后,仍将归于我有,不怕暂时让给别人。对铁路,除了军事上有必要者外,亦不要破坏。”

1948年辽沈战役即将胜利,接管沈阳的准备工作提上了党中央的议事日程。沈阳解放意味着东北全境即将解放,如果能够成功接管沈阳,就可以有力地支援全国的解放战争。要想达到这一目的,我党必须要保证沈阳城内各种设施的完整,否则之前的许多努力将付诸东流,因此必须要做出严格细致的规定来确保成功接管沈阳。

对入城部队和接管人员都有纪律要求

东北曾经遭受日本的侵略统治长达14年,后来国民党占领了这里的大城市,共产党则在农村发展。对于沈阳城里的百姓来说,解放军是一支相对陌生的队伍,群众基础较弱,这在客观上给接管沈阳带来一定的挑战。

军管会多次召开会议,研究制定了接管沈阳的方针、方法、分工及注意事项,并拟定了接收的具体办法和入城后张贴布告的宣传内容。不论是入城的部队,还是接管的工作人员,都有必须要遵守的纪律。

有针对性地制定政策

赵焕林说,其中有4条规定非常关键,在关键时刻稳住了局势,稳定了人心。首先,敌伪留下的一切物资、文件不得外拿。为了确保完整性,士兵甚至不能触碰文档和文件。其次,敌伪的财产在没有得到确认之前,任何人不能占用,包括军火库,也必须保护起来。这一条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对于缺弹少粮的解放军来说,严格的纪律确保他们做到了这一点。再次,接管人员要对旧政权下的工作人员进行识别,如果是特务必须要抓起来,但不准杀人。第四,对于城中各单位的职员,要留用,并按时开工资。这一条对于安定民心,尽快恢复城市运营尤为重要。

中共中央重视沈阳的接管工作,1948年10月15日,按照中央指示,东北局准备接管沈阳。10月27日,东北局决定成立沈阳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全权处理接管沈阳工作,军管会主任由陈云担任。两天后,陈云率领从东北各地抽调的4000名新老干部,从哈尔滨出发,日夜兼程赶往沈阳。

1948年11月2日,在沈阳解放的欢呼声中,我党向沈阳市各阶层“约法八章”,奠定了平稳接管沈阳的基础。我们细细研读“约法八章”的每一条款,就会发现其中在保护民生,维护社会稳定方面,有着许多细节方面的规定,例如“所有私人资本开设的工厂、商店、公司、企业、银行及其附属的仓库、货栈等一律保护,准许照常营业,不受侵犯”。在布告的结尾,我党号召全沈阳市的市民“共同遵守,不容破坏”,并声明我军“为人民利益奋斗,纪律严明,公买公卖,不取民间一针一线”,通过实际行动确保平稳接管沈阳。

在赵焕林看来,接管沈阳的工作之所以艰巨,是因为它与以往党的城市政策截然不同。从土地革命战争以来,我党曾经夺取过一些中小城市,但由于敌人力量过于强大,我们一时占领的城市又很快得而复失。因此,当在坚持走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斗争道路上,采取的城市政策一般是惩处反革命分子,开仓济贫,破坏那些有利于敌人的军事、交通设施,等等。

恢复城市正常运转仅用了四天时间

面对解放战争这种新形势,以前党的城市工作方针政策显然不能适用了。要接管沈阳,东北局必须根据沈阳的具体情况,制定正确的城市工作方针政策,才能适应形势的发展要求。因此,早在我党进入东北地区之初,根据东北地区城市工作的具体情况,中央指示东北局:“在一切行动中,必须注意政策,给东北各阶层人民以好的影响。”对城市里的工厂、机器、建筑及铁路设施都要加以保护。同时规定,我军退出大城市后党的城市政策是,“从城市退出时,应保持良好的纪律,除了我们所需要的物资及其可以搬走的外,其他一切工厂、机器、建筑均不要破坏。这些工厂在若干年后,仍将归于我有,不怕暂时让给别人。对铁路,除了军事上有必要者外,亦不要破坏。”

陈云曾经强调:沈阳是我党接收的第一个大城市,一定要接管好,不能将我们打下来的城市变成“死城市”。要让国民党所有在职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内向人民政府报到,一律上班,各机关开始办公,工厂开始生产,商业部门都要开始正常营业。从现在起,沈阳就是共产党领导的城市,一定要比国民党管理得更好!

对入城部队和接管人员都有纪律要求

历史为这次接管工作做了最好的证明,仅仅用了四天的时间,沈阳城内就恢复了往日的运营,这与解放军和接管人员严守纪律、遵守规定密不可分。

军管会多次召开会议,研究制定了接管沈阳的方针、方法、分工及注意事项,并拟定了接收的具体办法和入城后张贴布告的宣传内容。不论是入城的部队,还是接管的工作人员,都有必须要遵守的纪律。

沈阳解放第一天,军管会就把解决电力、交通、通信作为城市运转的起点,同时抓紧解决粮食供应、金融物价等问题。第二天,沈阳市内就恢复了供电、供水。随即,电车、电话、电报、通信恢复正常,社会秩序日趋稳定。当时的沈阳粮食供应紧张,金融物价秩序混乱,军管会根据沈阳粮价高于铁岭、开原的现实,提出应该根据成本加运费及合理利润来制定价格,保证沈阳的粮食供应。为防止物资被囤积隐匿,陈云提出沈阳物价不宜低于老解放区。由于采取措施吸引粮食入城,避免了外地商人抢购物资及物价先落后涨等不利局面发生。部分商人不明币值和物价行情,不敢开市,使市场凋敝。针对这一现象,军管会迅速公布了沈阳周边地区物价表,鼓励商业开市。军管会还限定日期,要求群众将手中的金圆券和东北九省流通券,按规定比例、手续和地点,兑换成东北银行发行流通的东北币,并将约15万公教职工的工资,按标准折兑成粮食发放。第四天,商店紧闭的大门打开了,失业工人领到粮食和生活费,职员拿到当月工资,人心稳定了下来。

赵焕林说,其中有4条规定非常关键,在关键时刻稳住了局势,稳定了人心。首先,敌伪留下的一切物资、文件不得外拿。为了确保完整性,士兵甚至不能触碰文档和文件。其次,敌伪的财产在没有得到确认之前,任何人不能占用,包括军火库,也必须保护起来。这一条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对于缺弹少粮的解放军来说,严格的纪律确保他们做到了这一点。再次,接管人员要对旧政权下的工作人员进行识别,如果是特务必须要抓起来,但不准杀人。第四,对于城中各单位的职员,要留用,并按时开工资。这一条对于安定民心,尽快恢复城市运营尤为重要。

为接管大城市建立典范

1948年11月2日,在沈阳解放的欢呼声中,我党向沈阳市各阶层“约法八章”,奠定了平稳接管沈阳的基础。我们细细研读“约法八章”的每一条款,就会发现其中在保护民生,维护社会稳定方面,有着许多细节方面的规定,例如“所有私人资本开设的工厂、商店、公司、企业、银行及其附属的仓库、货栈等一律保护,准许照常营业,不受侵犯”。在布告的结尾,我党号召全沈阳市的市民“共同遵守,不容破坏”,并声明我军“为人民利益奋斗,纪律严明,公买公卖,不取民间一针一线”,通过实际行动确保平稳接管沈阳。

为了支援前线,工厂恢复生产后,在接管人员的动员下,工人们加班加点,包括冶炼厂、军工厂、橡胶厂、被服厂、纺织厂在内的许多企业产量倍增。沈阳被服总厂在短时间内便赶制了32万套冬服、18万套夏服;沈阳兵工厂修复了大量枪支、坦克、装甲车和上千门大炮,这些军需物资被及时运往前线,有力地支援了全国解放战争。

恢复城市正常运转仅用了四天时间

根据当时的请示报告制度,1948年11月28日,陈云写了《接收沈阳的经验》的报告,上报东北局并转报中共中央。陈云的报告从七个方面阐释了接管沈阳的经验,这是我党第一次接收大城市,这里的成功做法为其他城市的接管提供了经验。陈云的报告经由中共中央转发给各中央局和各前委,成为接管其他城市的范本。

陈云曾经强调:沈阳是我党接收的第一个大城市,一定要接管好,不能将我们打下来的城市变成“死城市”。要让国民党所有在职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内向人民政府报到,一律上班,各机关开始办公,工厂开始生产,商业部门都要开始正常营业。从现在起,沈阳就是共产党领导的城市,一定要比国民党管理得更好!

1949年4月25日,毛泽东、朱德发布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宣布了“约法八章”。经过对比,我们发现新的“约法八章”与沈阳的“约法八章”有着一脉相承的关系。二者都强调要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都确立了保护民族工商业的立场;同时在对待官僚资本方面,都采取没收的政策;都将城市的一切公共设施纳入保护,避免破坏;都保护外国侨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虽然在一些细节方面,新的“约法八章”做出了调整,但始终处处维护人民群众的利益,体现了我党我军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直到今天仍然值得我们学习。

历史为这次接管工作做了最好的证明,仅仅用了四天的时间,沈阳城内就恢复了往日的运营,这与解放军和接管人员严守纪律、遵守规定密不可分。

沈阳解放第一天,军管会就把解决电力、交通、通信作为城市运转的起点,同时抓紧解决粮食供应、金融物价等问题。第二天,沈阳市内就恢复了供电、供水。随即,电车、电话、电报、通信恢复正常,社会秩序日趋稳定。当时的沈阳粮食供应紧张,金融物价秩序混乱,军管会根据沈阳粮价高于铁岭、开原的现实,提出应该根据成本加运费及合理利润来制定价格,保证沈阳的粮食供应。为防止物资被囤积隐匿,陈云提出沈阳物价不宜低于老解放区。由于采取措施吸引粮食入城,避免了外地商人抢购物资及物价先落后涨等不利局面发生。部分商人不明币值和物价行情,不敢开市,使市场凋敝。针对这一现象,军管会迅速公布了沈阳周边地区物价表,鼓励商业开市。军管会还限定日期,要求群众将手中的金圆券和东北九省流通券,按规定比例、手续和地点,兑换成东北银行发行流通的东北币,并将约15万公教职工的工资,按标准折兑成粮食发放。第四天,商店紧闭的大门打开了,失业工人领到粮食和生活费,职员拿到当月工资,人心稳定了下来。

为接管大城市建立典范

为了支援前线,工厂恢复生产后,在接管人员的动员下,工人们加班加点,包括冶炼厂、军工厂、橡胶厂、被服厂、纺织厂在内的许多企业产量倍增。沈阳被服总厂在短时间内便赶制了32万套冬服、18万套夏服;沈阳兵工厂修复了大量枪支、坦克、装甲车和上千门大炮,这些军需物资被及时运往前线,有力地支援了全国解放战争。

根据当时的请示报告制度,1948年11月28日,陈云写了《接收沈阳的经验》的报告,上报东北局并转报中共中央。陈云的报告从七个方面阐释了接管沈阳的经验,这是我党第一次接收大城市,这里的成功做法为其他城市的接管提供了经验。陈云的报告经由中共中央转发给各中央局和各前委,成为接管其他城市的范本。

1949年4月25日,毛泽东、朱德发布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宣布了“约法八章”。经过对比,我们发现新的“约法八章”与沈阳的“约法八章”有着一脉相承的关系。二者都强调要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都确立了保护民族工商业的立场;同时在对待官僚资本方面,都采取没收的政策;都将城市的一切公共设施纳入保护,避免破坏;都保护外国侨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虽然在一些细节方面,新的“约法八章”做出了调整,但始终处处维护人民群众的利益,体现了我党我军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直到今天仍然值得我们学习。

本文由944cc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约法八章,新中国成立前后的城市军事管制制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