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44cc > 学者观点 > 孙程暴动

孙程暴动

2019-10-13 02:30

贺清俭退厚,位至大长秋。阳嘉中,诏九卿举武猛,贺独无所荐。帝引问其故,对曰:“臣生自草茅,长于宫掖,既无知人之明,又未尝交知士类。昔卫鞅因景监以见,有识知其不终。今得臣举者,匪荣伊辱。”固辞之。及卒,帝思贺忠,封其养子为都乡侯,三百户。

又是一片沉静。

上述记载中的是否熟悉,秦始皇去世一幕又重新上演。

明年帝崩,立北乡侯为天子。显等遂专朝争权,乃讽有司奏诛樊丰,废耿宝﹑王圣,及党与皆见死徙。

东汉延光四年,十一月四日晚。

安帝离京南巡,在去叶县的途中患病,刚抵达叶县便死在了车上,阎皇后和她的兄弟阎显,以及宦官江京、樊丰等密谋说:“如今皇帝死在道上,他的亲生儿子济阴王却留在京都洛阳。消息一旦传出,如果公卿大臣集会,拥立济阴王继承帝位,将给我们带来大祸。”于是谎称皇帝病重,将尸首抬上卧车,所过之处,贡献饮食、问候起居,和往常一样。

时邓太后临朝,帝不亲政事。小黄门李闰与帝乳母王圣常共谮太后兄执金吾悝等,言欲废帝,立平原王德,帝每忿惧。及太后崩,遂诛邓氏而废平原王,封闰雍乡侯;又小黄门江京以谗谄进,初迎帝于邸,以功封都乡侯,食邑各三百户。闰﹑京并迁中常侍,江京兼大长秋,与中常侍樊丰﹑黄门令刘安﹑钩盾令陈达及王圣﹑圣女伯荣扇动内外,竞为侈虐。又帝舅大将军耿宝﹑皇后兄大鸿胪阎显更相阿党,遂枉杀太尉杨震,废皇太子为济阴王。

这个小孩子名叫刘保。安帝之子。三岁的时候,被安帝立为太子。延光三年,太子八岁的时候,他的乳母王男、厨监邴吉被处死了。太子没有母亲,经常跟乳母在一起,在他心中,乳母胜似亲母。乳母死后,年幼的他屡屡思念,总会伤心,叹息。

他们的得势和权倾朝野跟年小力弱的皇位继承人分不开,后宫之主一面为了自己掌权亲信宦者,得宦者协助,一旦权利的天平倾斜到宦者手中时,外戚又反过来排挤宦者群体。但是自始至终皇帝本人摒弃不得任何一种力量的协助,本来生存在皇权和外戚专权夹缝中的宦官群体,扶摇而上,将整个东汉的局面转换成了皇帝在宦者专权和外戚专权斗争中生存的尴尬局面。

程临终,遗言上书,以国传弟美。帝许之,而分程半,封程养子寿为浮阳侯。后诏书录微功,封兴渠为高望亭侯。四年,诏宦官养子悉听得为后,袭封爵,定著乎令。

安帝去世之后,阎皇后跟哥哥阎显将北乡侯征到京城,立为皇帝。按照两汉的规矩,立皇帝以亲,安帝就刘保一个儿子,而且被废并非其罪,按理说刘保即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朝中很多大臣也都这样认为。但阎氏兄妹是绝对不会让他即位的,因为是他们害死了刘保的亲生母亲李氏。当初安帝带他们去章陵,路上病重,病死于叶县,他们吓得都不敢让人知道。他们担心济阴王刘保身在京城,万一消息传出,大臣们拥立刘保为帝,他们就麻烦了,于是上演了一场沙丘之谋,只说皇帝病重,每天照样给安帝送饭,照样请安,该走的礼数,一样也不少,甚至要求得更严。除了几个亲信,谁都不知道车中的皇帝已经死了。他们加快了回京的步伐,连日驱驰,终于在四天后回到宫里。阎氏兄妹如此如此紧张,是因为济阴王依然受百官的拥戴。

他见北乡侯病重,中常侍孙程对济阴王谒者长兴渠说:“济阴王是皇帝嫡子,原本没有过失,先帝听信奸臣谗言,竟被废黜。如果北乡侯的病不能痊愈,我与你联合除掉江京、阎显,一定会成功了。”长兴渠同意了。

是为十九侯。加赐车马金银钱帛各有差。李闰以先不豫谋,故不封。遂擢拜程骑都尉。

立刻有人低声喝道:“别出声!小心有人。”

阎显的弟弟卫尉阎景仓猝从宫中返回外府,收兵抵达盛德门。孙程传诏书命令尚书们逮捕阎景。当时,尚书郭镇正卧病在床,一听到命令,立即率领值班的羽林卫士,从南止车门出来,正遇上阎景的部属拔刀大叫:“不要挡道!”郭镇立即下车持节宣读诏书,阎景说:“什么诏书!”于是举刀砍郭镇,没有砍中。郭镇拔剑将阎景击落车下,羽林卫士用戟叉住他的胸脯,将其活捉,送至廷尉狱囚禁,当夜死去。

孙程,字稚卿,涿郡新城人也。安帝时,为中黄门,给事长乐宫。

“大王,夜晚请大王到此,老奴孙程罪该万死。但是大汉江山如今危在旦夕,老奴们侍奉先帝多年,不能眼睁睁看着刘氏江山毁在阎显和太后手里。大王是先皇嫡子,曾经的皇太子,肩负着振兴大汉的重任。历代先皇,可都指望大王了。”为首的那个人说道。

孙程决定乘机起事。

初,帝见废,监太子家小黄门籍建﹑傅高梵﹑长秋长赵熹﹑丞良贺﹑药长夏珍皆以无过获罪,建等坐徙朔方。及帝即位,并擢为中常侍。梵坐臧罪,减死一等。建后封东乡侯,三百户。

为首的一个人赶紧跪下,低声道:“恭迎济阴王!”其他人也都赶紧跪下来,但是都没有出声,一阵窸窸窣窣声。

《皇权的衍生物》目录

三年,帝念程等功勋,悉征还京师。程与王道﹑李元皆拜骑都尉,余悉奉朝请。

皇帝,他当然再熟悉不过了。他的父亲就是皇帝,不过八个月前驾崩了。本来他也是要做皇帝的,小时候他就被册立为太子。但是去年,父皇不知道为什么又将他贬为济阴王。从那以后,他见到父皇的机会就少了。

第二天早晨,汉顺帝派使者入宫,从阎后处夺得皇帝印绶。接着,汉顺帝驾临南宫嘉德殿,派侍御史手持符节逮捕阎显兄弟,全部杀死,家属皆迁徙远方,同时,将阎后迁居离宫。

十月,北乡侯病笃。程谓济阴王谒者长兴渠曰:“王以嫡统,本无失德,先帝用谗,遂至废黜。若北乡疾不起,共断江京﹑阎显,事乃可成。”渠等然之。又中黄门南阳王康,先为太子府史,自太子之废,常怀叹愤。又长乐太官丞京兆王国,并附同于程。至二十七日,北乡侯薨。閰显白太后,征诸王子简为帝嗣。未及至。十一月二日,程遂与王康等十八人聚谋于西钟下,皆□单衣为誓。四日夜,程等共会崇德殿上,因入章台门。时江京﹑刘安及李闰﹑陈达等俱坐省门下,程与王康共就斩京﹑安﹑达,以李闰权势积为省内所服,欲引为主,因举刃胁闰曰:“今当立济阴王,无得摇动。”闰曰:“诺。”于是扶闰起,俱于西钟下迎济阴王立之,是为顺帝。召尚书令﹑仆射以下,从辇幸南宫云台,程等留守省门,遮捍内外。

那个叫孙程的宦官,看看眼前的小孩子,再看看阴森漆黑的皇宫,咬了咬牙,说:“是啊,是到了改的时候了。”然后他站起来,对其他人说:“成败在此一举!”他从人群中拉出一个人,狠狠地笑着说:“李大人,现在是箭在弦上,已经由不得你了。”他“嗖”一声抽出佩剑,架在那个李大人脖子上,说:“迎立济阴王为帝,不能改变。”

《资治通鉴·汉纪》中详细安帝之死:

永建元年,程与张贤﹑孟叔﹑马国等为司隶校尉虞诩讼罪,怀表上殿,呵叱左右。帝怒,遂免程官,因悉遣十九侯就国,后徙封程为宜城侯。程既到国,怨恨恚怼,封还印绶﹑符策,亡归京师,往□山中。诏书追求,复故爵土,赐车马衣物,遣还国。

一群人影立刻围了上来。

庚申(初三),安帝抵宛,身体顿觉不适。乙丑(初八),从宛出发。丁卯(初十),抵达叶县,就死在车上。年仅三十二岁。

“皇后与阎显兄弟、江京、樊丰等谋曰:“今晏驾道次,济阴王在内,邂逅公卿立之,还为大害。”乃伪云“帝疾甚”,徙御卧车。所在上食、问起居如故。

夫表功录善,古今之通义也。故中常侍长乐太仆江京﹑黄门令刘安﹑钩盾令陈达与故车骑将军阎显兄弟谋议恶逆,倾乱天下。中黄门孙程﹑王康﹑长乐太官丞王国﹑中黄门黄龙﹑彭恺﹑孟叔﹑李建﹑王成﹑张贤﹑史泛﹑马国﹑王道﹑李元﹑杨佗﹑陈予﹑赵封﹑李刚﹑魏猛﹑苗光等,怀忠愤发,暞力协谋,遂埽灭元恶,以定王室。《诗》不云乎:‘无言不雠,无德不报。’程为谋首,康﹑国协同。其封程为浮阳侯,食邑万户;康为华容侯,国为郦侯,各九千户;黄龙为湘南侯,五千户;彭恺为西平昌侯,孟叔为中庐侯,李建为复阳侯,各四千二百户;王成为广宗侯,张贤为祝阿侯,史泛为临沮侯,马国为广平侯,王道为范县侯,李元为褒信侯,杨佗为山都侯,陈予为下隽侯,赵封为析县侯,李刚为枝江侯,各四千户;魏猛为夷陵侯,二千户;苗光为东阿侯,千户。”

有人点着火,火光里出现一群人,他们的面前,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

孙程等宣布诏命,召集尚书令、尚书仆射等大臣扈从帝驾,登上南宫云台,孙程等留守禁中,命禁卫军守卫南宫、北宫诸门。

阎显时在禁中,忧迫不知所为,小黄门樊登劝显发兵,以太后诏召越骑校尉冯诗﹑虎贲中郎将阎崇,屯朔平门,以御程等。诱诗入省,太后使授之印,曰:“能得济阴王者封万户侯,得李闰者五千户侯。”显以诗所将众少,使与登迎吏士于左掖门外。诗因格杀登,归营屯守。显弟卫尉景遽从省中还外府,收兵至盛德门。程传召诸尚书使收景。尚书郭镇时卧病,闻之,即率直宿羽林出南止车门,逢景从吏士,拔白刃,呼曰:“无干兵。”镇即下车,时节诏之。景曰:“何等诏?”因斫镇,不中。镇引□击景墯车,左右以戟叉其匈,遂禽之,送廷尉狱,即夜死。旦日,令侍御史收显等送狱,于是遂定。下诏曰:

当初安帝打算废黜太子,召集百官计议。太仆来历、太常桓焉、廷尉张皓都坚决反对,认为皇太子年纪太小,“经说,年未满十五,过恶不在其身。且男、吉之谋,皇太子容有不知,宜选忠良保傅,辅以礼义。废置事重,此诚圣恩所宜宿留。”就算乳母有罪,也不能牵连到他身上。安帝不听,坚持废掉了太子。之后,来历与宗正刘玮,将作大匠薛皓,侍中闾丘弘、陈光、赵代、施延,太中大夫硃伥、第五颉,中散大夫曹成,谏议大夫李尤,符节令张敬,持书侍御史龚调,羽林右监孔显,城门司马徐崇,卫尉守丞乐闱,长乐、未央厩令郑安世等十余人到鸿都门谏诤,力证太子无过。面对这么多有分量的官员的示威,安帝也急了,他马上下了一道诏令,“父子一体,天性自然。以义割恩,为天下也。历、讽等不识大典,而与群小共为喧哗,外见忠直而内希后福,饰邪违义,岂事君之礼?朝廷广开言事之路,故且一切假贷;若怀迷不反,当显明刑书。”再不走,就要治你们的罪,强迫大臣们离开。但是人心所向,太子是安帝的亲骨肉,依然受很多官员的拥护。

  “孙程暴动”将东汉第一次宦官和外戚交锋推到了政治斗争的顶峰,也标志现宦官势力已经不能同日而语,全力跻身到皇位争夺战中来,此时大批量的宦官名字为史料记载。

阳嘉元年,程病甚,即拜奉车都尉,位特进。及卒,使五官*[中]*郎将追赠车骑将军印绶,赐谥刚侯。侍御史持节监护丧事,乘舆幸北部尉传,瞻望车骑。

好一会儿,只见一个人影急匆匆地过来,低声地,又紧张又兴奋地说道:“来了来了!”

同时为了回报这些宦官的功劳,公元129年,汉顺帝下诏允许宦官收养儿子传袭爵位。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殊荣,从此,宦官的权势更盛了。

王康﹑王国﹑彭恺﹑王成﹑赵封﹑魏猛六人皆早卒。黄龙﹑杨佗﹑孟叔﹑李建﹑张贤﹑史泛﹑王道﹑李元﹑李刚九人与阿母山阳君宋娥更相货赂,求高官增邑,又诬罔中常侍曹腾、孟贲等。永和二年,发觉,并遣就国,减租四分之一。宋娥夺爵归田舍。唯马国﹑陈予﹑苗光保全封邑。

众人紧张地奔忙之际,眼前这个年仅十一岁的小孩子无由也他跟着紧张起来。不久前他还在府上睡觉,稀里糊涂地被几个人带到这里来,听这意思,是要立他为皇帝。

阎显

使者将皇帝玺绶夺了来,百官簇拥着新皇帝,来到了嘉德殿。新朝廷正式营运了。

下一章:皇权的衍生物—宦官专权(6)

德阳殿西钟下。影影绰绰不少人影。黑暗里,看不清他们的面貌,只能听到有人沉重的呼吸声。

但是樊丰没有想到是,自己成了阎氏外戚上台后便开始大肆排除异己的第一个牺牲品。阎显顾忌大将军耿宝位尊权重,威望又高,于是指使有关官吏弹劾:“耿宝和他的同党中常侍樊丰、虎贲中郎将谢恽、侍中周广、野王君王圣、王圣的女儿永等人,互相结党营私,作威作福,都大逆不道。”不久后,樊丰、谢恽、周广都被捕下狱处死,家属流放。

小孩子并不知道,此时他其实就在那把刀刃上,如果事情成了,他是皇帝,万一失败,他必死无疑。

孙程

小黄门樊登劝阎显以太后的命令召越骑校尉冯诗、虎贲中郎将阎崇,屯朔平门,抵御孙程。冯诗奉命来到宫中,阎太后激励他说:“能得济阴王者封万户侯,得李闰者五千户侯。”阎显担心冯诗带来的人少,也担心冯诗不可靠,让樊登随行,说是召兵士,其实也有监军之意。刚出去,冯诗就砍了樊登,马上跑到营中,杜门不出。

公元125年,被立为汉少帝的北乡侯刘懿病重,服侍过邓太后的中常侍孙程,与江京、樊封等不和。他觉得樊封虽死,江京仍然掌权,自己总无出头之日,便处心积虑寻找机会除掉江京。

在北乡侯病重之际,阎显跟江京都在北乡侯身边。江京将阎显叫到一旁,悄悄对他说:“前一次没立济阴王,如果这次立他为帝,日后他难免不报复。不如趁皇帝还没咽气,赶紧征召诸侯王的孩子们来,早做安排。”

和帝去世之后,邓氏先后立年仅百日的殇帝继位,殇帝继位次年又死了,又立章帝之子刘祜为安帝,年仅十三。安帝继位之初,邓太后临朝,皇帝不管政事。小黄门李闰与皇帝的奶娘王圣经常诽谤太后的哥哥执金吾邓悝等,说他们想废掉皇上,另外立平原王翼为帝,安帝又怕又恨。太后逝世后,皇权重新回到皇帝手中,李闰伙同安帝皇后阎氏诬告邓氏谋反,安帝便下令诛杀邓氏外戚党羽,同时废平原王,李闰在这次诛杀邓氏外戚中有功,被封为雍乡侯;邓氏外戚覆灭之后,安帝皇后一族迅速崛起,是为阎氏,皇后兄弟阎显势力大增。

有人悄悄问道:“怎么还不见来?”

阎皇后曾毒死太子刘保的生母李氏,她害怕太子长成之后报复,因此处心积虑,想要废掉太子。先是在公元124年,汉安帝乳母王圣和宦官江京、樊丰等联合馋杀太子乳母王男、厨监邴吉。后来太子思念二人,时常叹息。王圣、江京等怕太子日后报复,便和阎后勾结起来,日夜在汉安帝面前诉说太子过恶。汉安帝生性糊涂,竟然听信谗言,将太子刘保废为济阴王, 自己却不知命不久矣。

想到这里,他就难过。现在,这些人要立他为皇帝,那个北乡侯怎么办?莫非他已经死了?太后跟阎将军会同意吗?

(五)孙程暴动——东汉宦官的第一次高潮

十九侯之首孙程还算正直,但是其他人并非都像他这样。黄龙、杨佗、孟叔、李建、张贤、史汎、王道、李元,李刚九人与山阳君宋娥更相货赂,求高官增邑,又诬罔中常侍曹腾、孟贲,祸乱朝纲,陷害忠良,搞得朝廷乌烟瘴气。

图片 1

更严重的是,他们使得宦官封侯拜官成为惯制,从此,越来越多的奸佞宦官名正言顺的进入权力中心,宦者作为一支特殊的政治力量,正式走上了东汉的历史舞台。顺帝之后,宦官与外戚更是轮番秉政,一步步将大汉帝国送入坟墓。

整个过程中中常侍江京和樊丰均为自保而对皇位继承人大肆干涉,积极参与到整个政治变动中来。

阎显把持朝政的时候,对江京、李闰等人很信任,但是对于其他中常侍、小黄门,不是流放就是冷遇,那些人对他也非常怨恨。当阎显跟江京计议的时候,中黄门孙程也正在跟济阴王谒者长兴渠商量:“王以嫡统,本无失德,先帝用谗,遂至废黜。若北乡疾不起,共断江京、阎显,事乃可成。”他们暗自联络对阎显江京不满的人,包括中黄门南阳王康、长乐太官丞京兆王国等,共计十九个人。

上一章:皇权的衍生物—宦官专权(4)

顺帝对这些宦者感恩戴德,这些人在顺帝面前也毫不客气。永建元年,因为为司隶校尉虞诩鸣不平,孙程等人上殿公然斥责顺帝左右,顺帝一怒之下,将十九侯全部赶回封国。孙程他们心怀怨恨,将侯印封还朝廷,偷偷溜回京城,跟皇帝躲猫猫。两年后,顺帝又将他们召回朝廷,加官进爵。不仅如此,还允许他们的养子继承他们的爵位。

阎皇后

但是当他难过的时候,有几个人却不安了。他们是安帝的乳母王圣和大长秋江京、中常侍樊丰。王男等人就是被他们陷害而死。当他们得知太子一直为此难过的时候,他们害怕了,害怕将来安帝百年之后,太子即位,会找他们算账。为了永绝后患,最好让他当不成皇帝。于是王圣跟江京等人开始在安帝跟前说太子的坏话。安帝就他一个儿子,按理说应该视为掌上明珠才对。但是这个安帝有点儿不靠谱,似乎他觉得自己还年轻,以后儿子多的是。他对太子的信任还不及他的乳母,当这几个人陷害太子的时候,他并没有去弄清真相,因为他自己本来就是一个糊涂的人。他毫不犹豫地将太子贬为济阴王。安帝没等到他第二个儿子出世,延光四年,三十二岁的他撒手西去了。

孙程食邑万户,王康、王国食邑九千户,黄龙食邑五千户,彭恺、孟叔、李建各食邑四千二百户,王成、张贤、史泛、马国、王道、李元、杨佗、陈予、赵封、李刚,各食邑四千户,魏猛食邑二千户,苗光食邑千户,号为十九侯。分别等级,赏赐车马、金银和钱帛。李闰因没有参与首谋,所以没有封侯。

皇宫里,只有一些屋舍亮着灯,其他各处一片黑暗,偶尔有卫兵列队走过,脚步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阎显这时正在宫中,闻讯后惊惶失措,不知如何应变。小黄门樊登劝阎显用太后诏命征召越骑校尉冯诗、虎贲中郎将阎崇,率军驻守平朔门,以抵御孙程等人。于是,阎显用征召的办法引诱冯诗入宫,并对他说:“济阴王即位,不是皇太后的旨意,皇帝玺印还在这里。如果你能尽力效劳,可以得到封侯。”

暗夜,暗流涌动。谁都不知道,此时正是改换天地的时刻。

图片 2

阎太后他们回到京城后,还装模作样,让司徒刘熹到宗庙替皇帝祈福。到下午,在安帝死去五天后,他们终于给安帝发丧了。为了掌握朝政,阎太后跟哥哥阎显迎立济北王的儿子、年幼的北乡侯刘懿为帝。但是北乡侯没有做皇帝的命,八个月后就去世了。

东汉王朝初始三帝创下的基业,逐渐将毁于这种内部争斗之中,因为孙程暴动仅是东汉宦官专权的第一次高峰,接下来的党锢之争,彻底将东汉王朝的气运转衰拉到了终点。

父皇去世之后,朝廷另立了一个皇帝,原来的北乡侯,是阎太后和大将军阎显做的主,他连进宫给父皇上香都不能,他只能天天在府里哭泣。做不做皇帝,他都不在乎,他难过的是父皇死了。他现在成了孤儿,皇宫里的人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的母亲,从他出生起就没见过,听说也早就不在了。

时邓太后临朝,帝不亲政事。小黄门李闰与帝乳母王圣常共谮太后兄执金吾悝等,言欲废帝,立平原王翼,帝每忿惧。及太后崩,遂诛邓氏而废平原王,封闰雍乡侯;

                      ——《后汉书·宦者列传》

打虎亲兄弟。在阎氏兄妹危难之际,阎显的弟弟阎景带着兵赶到了北宫盛德门。正巧,尚书郭镇也到了这里。这段时间郭镇正卧床不起,宫里拥立济阴王为帝的消息传出来后,他马上从床上跃起,带着御林军跑来了。为国尽忠的时刻到了,建功立业的时刻到了。见到阎景,他拿出使节,要阎景解散士兵。阎景问他:“谁下的诏?”同时拔剑向郭镇掷去。没击中。郭镇操起剑,砍向阎景,将他砍落车下。关键时刻,还得有一手好剑法啊!左右士兵在他身上连刺几下,将他送到掖庭狱中。他没看到第二天的太阳升起,就凄惨地死去了。

此外,中黄门、南阳郡人王康,先前曾担任太子府史,以及长乐太官丞、京兆王国等人,也都赞成孙程的意见。

其他人带着新帝到南宫云台,孙程带人把守宫门。尚书令孙光来了,谒者仆射来了,越来越多的人跑到新皇帝这边来了。使者们带着新皇帝的诏令,召集百官,派虎贲士、御林军守住了诸宫门。

同年年十一月二日,孙程等十九人在德阳殿西钟下相会,议定密谋,截衣起誓。十一月四日夜间,他们手持兵械,闯入章台门。当时,江京、刘安、李闰、陈达等四人正在禁门前值班,见孙程等涌入,立即上前呵止。孙程等也不答话,拔刀就刺,江京、刘安、陈达顿成刀下之鬼。李闰见状,抖成一团。众人又想把他杀死,被孙程制止。孙程把刀架在李闰的脖子上,厉声说道:"今日当迎立济阴王为帝,你若赞成,就不要乱动,否则江京就是你的榜样!"李闰早已吓瘫了,连忙答应。原来,李闰颇有权术,为宫内宦官所畏服,所以孙程不想杀他。见李闰答应,孙程便将他扶起。大家一起来到德阳殿西钟下,拥济阴王刘保即皇帝位,是为汉顺帝。

孙程马上吩咐众人:“王大人,你跟黄大人速去通知各位尚书大人,让他们速来宫中。彭大人,你们几人召集卫士,准备铲除阎显......”分派之后,众人分头行事。

太后派人送来印信说:“能拿获济阴王的,封万户侯。拿获李闰的,封五千户侯。”冯诗等人虽都承诺,但报告说:“因仓猝被召,带兵太少。”阎显派冯诗等和樊登去左掖门外迎接增援的将士,冯诗等趁机斩杀樊登,归营固守。

那个李大人战战兢兢地陪着笑说:“一切孙大人说了算,老奴听着就是了,。”

江京对阎显说:“北乡侯的病不愈,继位人应该按时确定,何不及早征召诸王之子,从中选择可以继位的人?”阎显信以为然。十月二十七日,北乡侯病死。阎显替阎后划策,密不发丧,再征诸王子弟,从中选立嗣君,而且诸王都在外藩,都不能按时到达。

阎显跟太后还在宫中急得打转转等消息,侍御史来了,传来新皇帝的命令,将他投进狱中。他的兄弟们也被抓捕。很快,阎显他们也被处斩,阎太后被迁到离宫居住。至此,顺帝的位子稳固了。

至此,孙程等人因扶立有功,都被封为列侯,更是《资治通鉴·汉纪》记载中的:

是因为劳累,还是过度紧张?

上文说到汉王朝宦官名字雨后春笋般出现,其中以”李闰、江京、樊丰、孙程“为首的宦官和同时发展的外戚势力发生了历史上的第一次正面交锋。

这是两汉历史上第一次由宦者主导改立皇帝。虽然顺帝的即位也是百官大臣们的心愿,但是宦者们在这次政变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事情结束后,朝廷马上封赏这些功臣:“中黄门孙程、王康、长乐太官丞王国、、中黄门黄龙、彭恺、孟叔、李建、王成、张贤、史汎、马国、王道、李元、杨佗、陈予、赵封、李刚、魏猛、苗光等,怀忠愤发,戮力协谋,遂埽灭元恶,以定王室。《诗》不云乎:“无言不讎,元德不报。”程为谋首,康、国协同。其封程为浮阳侯,食邑五户;康为华容侯,国为郦侯,各九千户;黄龙为湘南侯,五千户;彭恺为西平昌侯,孟叔为中庐侯,李建为复阳侯,各四千二百户;王成为广宗侯,张贤为祝阿侯,史汎为临沮侯,马国为文平侯,王道为范县侯,李元为褒信侯,杨佗为山都侯,陈予为下隽侯,赵封为析县侯,李刚为枝江侯,各四千户;魏猛为夷陵侯,二千户;苗光为东阿侯,千户。”史称十九侯。如此大规模的封赏,为历史鲜有。朝廷不但给他们封侯,还拜他们为官,给他们巨大的权力。

图片 3

当那边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的时候,阎太后跟阎显着急了。征召诸侯王子的使者已经走了好几天,但是到现在还没有一点儿消息,在这个节骨眼上,孙程他们拥着济阴王做皇帝。形势对他们很不利啊!他们如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安。

车队急行四天后返抵皇宫。第二天才派司徒刘熹前往郊庙、社稷,祷告天地。当晚,发丧,尊阎氏为皇太后,临朝主政,并任命其兄阎显为车骑将军、仪同三司。阎太后为了长期把持朝廷大权,想选立一个年幼的皇帝,于是和阎显等在禁宫中定策,决定迎立济北惠王的儿子、北乡侯刘懿继位。

十月二十九日,北乡侯驾崩,十一月二日,孙程召集十九个人,大家聚集在德阳殿西钟下盟誓,共立济阴王。十一月四日晚,他们行动起来了,路过崇德殿,碰见江京、刘安、李闰、陈达,杀死了江京、刘安、陈达,劫持了李闰,偷偷接来济阴王,开始行事了。

图片 4

“孙大人,是不是该改口叫陛下了?”后边有一个人提醒道。

整个皇宫已经沉睡了。

本文由944cc发布于学者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孙程暴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