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44cc > 学者观点 > 平乐现宋代,中日学者联手破解成都平原冶铁秘

平乐现宋代,中日学者联手破解成都平原冶铁秘

2019-09-13 15:46

据历史文献记载,西汉时期蜀郡生产的铁器曾远销云南、贵州,以至东南亚等地。铁器生产地在成都平原哪里?冶铁技术有多高超?

近日,由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日本爱媛大学考古系、四川大学考古系、邛崃市文物局组成的中日联合调查组,对平乐镇禹王社区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平乐冶铁遗址进行调查勘探,发现了一座宋代石砌炼铁炉,以及隐藏在地下的古代临邛地区冶铁工厂。

12月22日,成都平原冶铁考古研究项目中的平乐冶铁遗址考古发掘结束。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系副教授李映福告诉记者,随着中日学者对成都平原冶铁考古合作研究的深入,成都古代冶铁的神秘面纱正在逐渐揭开。

新发现

新发现:

“冶铁工厂”规模不一般

铁屎坝是卓文君家族冶铁基地?

在骑龙山下、平乐镇禹王社区小地名“铁屎坝”的坡地上,记者见到了一座炼铁炉。一块凸起的土包上,有一个长约1.5米的泥洞,周围有很多红烧土和炭屑。该炉保存较完整,平面呈圆形,西北侧部分被破坏。顶部口径长约4米,外砌石块,内用沙质耐火泥。考古人员介绍,在挖掘时出现了大量的唐宋瓷片,可以推断该炉为宋代。

“这里叫铁屎坝,地名就和冶铁有关。”指着邛崃市平乐镇禹王社区15组的大片农田,李映福告诉记者,这里被命名为平乐冶铁遗址,面积有6万多平方米。此次这里发现了从汉代到唐宋的矿石堆积、炼铁、熔铁炉等冶铁遗迹,还找到了一座宋代冶铁高炉。

考古人员告诉记者,由于发掘面积所限,只能清理出炉的顶部,未能向下发掘,所以整个炉的结构不是很明显。在炉的内侧,依稀可见一些斑驳的青黑,“这是木炭、青石子的遗迹和未熔化的矿石块。”

当日正在进行最后发掘的是宋代冶铁高炉遗址和废弃物堆积坑。记者在现场看到,日本爱媛大学东亚古代铁文化研究中心学者佐佐木正在丈量高炉残留部分的尺寸,并仔细绘制图样。炉壁上能看到厚厚的铁渣,周围的泥土由赤黄到褐红,部分炉壁看起来像玻璃,一摸又硬硬的像石头。“这是由于冶铁过程中高温造成的,就像烧制瓷器一样。”佐佐木说,这座高炉复原后估计有4-6米高。

据悉,离炼铁炉20余米的地方是2005年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和邛崃文管所勘探点,当时出土了两个宋代的熔炉和瓷器残片及铁块、铁渣、铁矿石等。将两个点联系后推断,平乐冶铁遗址有一套完整的冶铸工序、技术设备及功能分区等,是一个规模不一般的“冶铁工厂”,而炼铁炉的发现仅为整个冶铁工序中的一个环节。

李映福说,卓文君的祖先原是山东有名的冶铁商,迁至临邛后,其父卓王孙继续从事冶铁业。遗址内有选矿、炼铁、熔铁、铸铁等多个工区遗迹,从规模看,这里有可能就是该家族的冶铁基地。

新解读

新解读:

平乐曾是川西南冶铁重镇

成都平原冶铁技术汉代已领先世界

《后汉书·郡国志》载:“临邛有铁。”其中,汉代实施盐铁专卖政策之前,就有卓王孙氏和程郑氏在临邛境内以经营冶铁而致富。该遗址位于邛崃西南,并不在古临邛冶铁业的中心区域,其时代为晚唐两宋时期,很可能是受汉代临邛冶铁业影响,发展起来的一处有相当规模的冶铁遗址。

李映福说,早在西汉时期,成都就拥有了当时世界最大规模的冶铁工场,两年的考古发掘证明了历史记载。

据当地人介绍,平乐不仅是古代川西南的出入要津,同时也是一个重要的冶铁生产基地。现今遗址内,有很多古代炼铁遗留下来的炉渣疙瘩,土中时常还能够刨出一些粗劣的块状生铁,这说明当时此地的铁炉子何其之多,炼铁生产何等红火。据史料记载,和现在的钢铁生产体系一样,平乐炼出的铁一部分作为原材料运往外地,一部分就地加工打成铁器。

此次除平乐冶铁遗址外,中日学者在蒲江县西来镇铁牛村2组还发现了一个面积约50平方米的废弃物堆积坑,以及7个西汉时期的“炒钢炉”。

待解密

“说明当时成都地区的冶铁工艺处于世界领先水平。”李映福解释,最早冶铁炼出来的产品叫“块炼铁”,由于温度不够未能熔化,所以这种铁很软,而且杂质也多。中国人最先发明的“炒钢炉”,就是将生铁放进炉内进行更高温的加热,促进碳的变化,使生铁柔化,在硬度和韧度上得到加强,然后才被广泛使用于兵器、农具等方面。而西方冶铁技艺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在这方面得到突破。

铁器外销或与茶马古道有关

新谜题:

“卓文君的父亲卓王孙是如何靠着冶铁在当时的临邛地区坐拥规模庞大的炼铁产业?”“从汉代到唐宋,临邛冶铁经历了怎样的鼎盛时期?”“宋代炼铁炉究竟隐藏着怎样顶尖的炼铁技术?”如今对冶铁遗址的探寻,目的之一就是为了佐证史料的记载。

古时邛崃的“兵工厂”在哪里

“冶铁考古将揭开很多疑问。”中日调查队相关负责人介绍,此次试掘工作为研究四川地区冶铁发展的历史提供了重要材料,但要弄清楚该遗址当时的性质、规模、布局、冶炼工序等情况,尚需进一步的发掘。

谜题一:冶铁基地不铸造铁器?

“遗址位于平乐骑龙山下,与茶马古道相隔不远,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很有可能,该处所烧制的铁器,就是通过茶马古道远销到世界各地。”

在此次众多的冶铁基地遗址中,没有像河南等地那样发现铸造铁器的遗迹,包括“范”等均不见踪影。难道当年临邛只负责炼铁,不生产兵器、农具?那些大块的钢铁产品又是如何运走的呢?

成都平原的蒲江、邛崃等地在20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一直是西南地区冶铁业的中心,但这些冶铁技术是如何发展的?到底是谁创造并发明了如此精湛的冶铁技术?这些冶铁技术究竟对古代西南地区、甚至东南亚等地的社会发展进程产生了什么样影响?……“这一系列问题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清晰的答案,需要通过进一步的冶铁考古得到解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但可以肯定,本次考古调查将为成都平原铁器的研究提供重要的实物资料,对西南地区冶铁历史、技术工艺以及矿业开采等方面的研究也将发挥极大的作用。”

李映福说,在《史记》记载中,临邛郡设有 “铁官”,专门管理铁器的生产和销售。因此可能铁器生产应该有专业的作坊和场地,甚至可能是官方的“专销产品”,普通人无法染指。对于临邛地区在汉代是不是有跟冶铁工业相配套的 “兵工厂”和“打铁铺”,暂时还拿不出明证来。

刘忆 本报记者 洪继东 文/图

谜题二:铁渣为何没气泡?

作者:洪继东

学者们发现平乐冶铁遗址出土的铁渣很坚硬,没有气泡,与一般常见的铁渣不同。

李映福推测与工艺有关,会不会是铁渣流出后马上用冷水进行了冷却?但佐佐木却认为与高炉的材料有关。他说,铁矿石、木炭、炉壁材料一起在发生化学反应。开始时炉壁材料反应不够完全,所以流出的铁渣含铁量更高,就没有气泡。“这需要分析铁渣成分后才能作出结论。”

成都平原冶铁考古研究是我国西南地区首次中外合作进行的冶铁考古研究,由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四川大学和日本爱媛大学东亚古代铁文化研究中心联合开展。该项目从2007年10月开始启动,涉及考古发掘、铁器文物保护等多种内容。明年将是考古发掘的最后一年。

本文由944cc发布于学者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平乐现宋代,中日学者联手破解成都平原冶铁秘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